二○○六年五月,全球支持亚洲和中国民主化大会在柏林召开。这次大会,不再局限于中国人范围之内自说自话,而是把欧美加日澳的政治精英,乃至朝越缅的反对党派代表,还有台湾香港的议员、政务官请进来,让东西方各界都了解中国民主运动的抗争。这次会议会风清新,团结和睦,而且利用电脑网路组织了海外和国内分会场造成强大的声势,如同一面民主运动的新旗在海外猎猎飘扬,让国内外所有的持不同政见人士感到欢欣鼓舞,看到了力量。

欧盟对华关系的目标措施

中外与会者的发言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宗教,其中柏林欧洲学术委员会鲍曼先生的报告,深入浅出,疏而不漏,比较全面地概述了一九八九年以来,欧盟对华关系的演变。其中有中国当局故意避讳的一些内容。六四屠杀以后,欧盟立即发表了马德里《对华声明》,暂停与中国的高层往来,并实行武器禁运。此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华关系逐渐缓和,但是武器禁运始终没有被取消。一九九八年欧盟通过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欧盟对华关系的共同利益与挑战》。这份文件在嗣后的几年内又做过一些增补。中国的宣传强调,欧盟将中国视为国际战略伙伴,并将与中国发展全面的接触,欧华关系被提升到了与欧美、欧日、欧俄关系同等的高度。实际上欧盟还强调,建立一个开放而又民主的、关心人权的中国社会关系到欧盟的利益。对此还阐述了欧盟的主要目标和具体措施:一,把中国引入到对国际社会的责任中来;二,促进中国走向开放的、以法治国家为基础的社会;三,让中国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四,欧洲提供资金,合作开发若干计划;五,促进欧洲对中国的认知。从各种方面看来,欧洲对中国的了解远远不如中国对欧洲的了解。

自一九九五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出对华人权问题谴责提案,中国做出的反应是,接受与欧盟以及其他国家进行人权对话。文件对对话的内容也有相应的规定。第一方面,包括一些事务性合作,例如联合国改革,销毁核武器,非法移民、毒品贩卖和环境保护等等,同时也有十分敏感的要求:坚持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强调遵守香港高度自治,都是欧盟的利益所在。第二方面,是关于开放的社会。实质的内容就是人权对话。中国既然已经签署了联合国的人权公约,就应当批准并实施这些公约。同时实施若干计划,培训中国的司法专业干部,并为中国发展法治国家方面提供谘询。中国在人权方面的缺陷必须明确地指称;欧盟要求中国减少死刑,逐步废止死刑,实现思想、科学、信仰、言论和集会自由。大部分内容都是中国方面不愿看见的,更是在国内和海外华人社会讳莫如深的。

中共利用贸易竞争分化欧盟

这一切听起来似乎相当不错,简直令人鼓舞。比如实施武器禁运,坚持人权责问等等。可是在现实的实施中,情况相当令人沮丧。首先是法国在空中客车交易中撤回了自己的立场。因为中国威胁如果坚持人权谴责,就撤销贸易合同。共同生产空中客车的德国和西班牙也随之屈服,坚持原则的丹麦与荷兰无法贯彻自己的立场。从鲍曼的讲话中可以知道,各国政府是很容易见利忘义的。同时也来参加会议的德国前国防部副部长罗瑟博士曾在议会听证会上告诉我们,法国总统希拉克就是一个有奶便是娘的无赖,毫无任何操守可言。一些只见眼前利益,忘却根本原则的政府面对当前的一点好处,立刻见钱眼开,忘乎所以。中国领导人也学乖了,他们利用贸易竞争来分化瓦解欧盟,欧盟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纷纷带领庞大的代表团前往北京签订贸易合同,中国也成功地使用利诱的手段搞到了贷款和开发资金。情况愈演愈烈,施罗德政府竟跟着法国的希拉克一起要求取消对华武器禁运了。

人权对话是一九九七年开始的,但是形式变得不公开了,只能关起门来对话。人权批评也不再在欧盟高层出现。鲍曼先生十分沮丧,但是他仍然提出欧盟应当坚持九十年代初期的惩罚机制,凡是人权损害事件,必须毫不留情地谴责。人权对话不能再搞黑箱操作,应该更有批评性,更加透明和更讲求实效。依赖性其实是双向的。欧盟需要中国的市场,中国需要西方的技术。西方在出售飞机的时候,完全应当提出人权和民主的基本价值。欧盟应该看到长远的国家利益和整体利益。欧盟,既不是一个民族国家也不是一个联邦,而是一个不同于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家联合体,它并不追求地缘的战略利益,而是要维护本地区的古典本真价值。

德总理访华全新举措创纪录

所幸,在柏林大会之前,施罗德政府已经下台。历史上第一位德国的女总理默克尔组成了新内阁。民主中国阵线和全德学联在新任外长首次访问北京前夕,在柏林举行新闻发布会,要求德国政府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停止取消武器禁运的活动,并向外交部亚洲事务处当面陈述了要求。外长施泰因迈耶在北京表明的态度不同于以往,“不再主动为取消禁运而奔走”。大会期间,总理默克尔访问北京启程在即,大会主席费良勇再次前往政府,向官方重申了相应的要求。大会甫一结束,消息传来,默克尔不仅对中国党政领导人提出了人权批评,而且表示今后要不断地提出。同时不再要求取消禁运。更加出人意料的是,主动接见《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吴春桃夫妇,又到上海接见了天主教主教。开创了对华外交史上的新纪录。女总理的全新举措不能说全是海外民运的功劳,但至少政府和新闻界由此而知道海外的中国人没有停止抗争和呼吁。德国总理的大手笔,还跟她本人比较明智有关。毕竟她出身于东德的教士家庭,深谙共产党人统治监控的所有手法,懂得专制压迫下人民无告的痛苦,信仰受压的悲哀。我们走访过欧盟施特拉斯堡总部,参加过欧盟和德国议会的听证会,还参加过各种类型的中国问题的民间讨论会,发现行政部门的官员都比较“实用主义”,看得见实惠,管不了什么人权和理念。议会的议员中有相当一部分充满正义感,敢于讲话,对政府行为提出质疑,为北朝鲜难民、为中国政治犯和法轮功信众的人权奔走呼号。

我们要走出自己的圈子,跟民主国家的政府和非政府机构合作,影响海外的政治力量,间接地影响中国政局,比之我们直接在国人范围内呼喊,反而更加卓有成效。

我们将告诫欧盟各国,中国的经济仍然在党政的监控之下,所以仍不是完全的市场经济,所以不能享受欧洲的市场待遇。中国的专制是动乱的根源。中国的人权状况不变,就不应该解除武器禁运。解禁对地区的稳定,对台海两岸的人民都没有任何好处。纳粹政权就是独裁国家暴富之后,贻害四邻,残杀人民的实例。中共坐大,必将危害世界的稳定与安全。

我们的手中没有暴力,没有权柄,我们只有良知和理念。鲍曼先生所说的本地区的古典本身价值,就是欧洲的人本主义,就是他们首先创造出来的人权和民主思想(后来成为全人类的思想财富)。我们就是采用这样的思想武器,去游说国会议员,抨击急功近利的错误行为,执行欧盟文件中极为明智的措施。跟我们针锋相对的正是胡锦涛访问美国时所说的唯物主义。实际上是最庸俗、最卑鄙的唯利是图。我们将提醒人们不要忘记欧洲最根本的价值观,我们将用欧洲最朴实的伊索寓言故事《农夫和蛇》作比喻,去警醒所有认不清中共面目的欧洲人。通过大会我们建立了固定的联系网络,欧美日澳的议员联合起来,与我们共同协作,将有计划、有针对地开展游说活动。从这个意义上说,欧洲的中国民主人权运动已经踏上了新的台阶。

(作者为全德学联主席)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