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在华盛顿的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在六月十三日公布的一项全球民意调查显示:在十五个受访国家中,中国人最满意国情。被调查的每十个中国人中,有八点一个都对中国国内的现状感到满意。今年的百分八十一满意率比二零零五年百分七十一有百分之九的显着上升;比二零零三年更大幅增长了百分三十三。不满意国情的中国人,则由去年的百分十九降至百分十三。

美联社报道,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主要是根据对上海、北京、广州、泸州等一类城市的二千一百八十名,年龄介乎十八至六十岁的中国人进行“民意调查”而做出来的。

让我感兴趣的是,与中国人的高满意度相比,美国人对国家持正面态度的仅得百分二十九;比去年下降百分之十。俄罗斯、日本、德国和法国,满意比例依次为百分三十二、百分二十七、百分之二十九和百分二十。表明这些主要国家的民众多不满现状。

那么,几十年来,为什么不断地有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抛家弃国、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拥向“满意度”远低于中国的美国、日本、加拿大、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欧洲各国呢?

为什么国家安全部干员赖昌星同志、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长周金伙、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福州市公安局长徐聪荣和副局长王振忠,以及携款达六亿美元的四千名党国精英,也一窝蜂的徃美国、加拿大和欧洲跑呢?

他们都是牢记毛主席当年“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教导,去执行“解放全人类”伟大任务的国际主义战士?

香港廉政公署最近破获的诈骗集团,又为皮尤神话涂上了一层亮丽的色彩。据说该诈骗集团以二十至三十万元的报酬,诱使潮汕等地穷乡僻壤的幸福村民用“自残身体器官”的办法来骗取保险金;目前至少已发现有四名男子自愿被“刺盲”一只眼睛。“自愿”卖肾、卖身的广告,在中国也屡见不鲜。这些惨绝人寰的景像就是中国人民“幸福”生活的折射。

占中国人口百分七十的农村人口还是非常贫困,城乡差距巨大;农民被拒于城市之外,即使进城打工,也只是三等公民,遭白眼,受岐视,除了拿不到工资、工伤也得不到赔偿;还有拿不到最低生活费的千百万下岗工人和退休人士等等。甚至官方媒体也不讳言中国公众对就医难﹑住房难﹑上学难,对政府官员贪污腐败以及环境污染等问题的强烈不满。近年来,中国的社会不公状况导致的群体性抗议事件年年都有大幅度增加,去年达到八万起。然而,在皮尤的研究报告中所有这些都不见了。

北京民间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天则研究所理事长﹑经济学家茅于轼则吞吞吐吐的说:“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非常高,不同收入阶层的人的收入都有所增加。当然,收入的差距在扩大。”他又说:“光是财富的增加,物质享受的增加,这些东西慢慢地就饱和了。人们要求更多的东西,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社会的公正﹑正义。这些方面,这两年我感觉到有些倒退。这是比较值得担心的问题。”然而,在皮尤的研究报告中所有这些也都不见了。

无独有偶,皮尤研究调查还显示,埃及和约旦的老百姓也同中国人民一样,对他们的国内情况感到满意。于是我明白了,为什么——

萨达姆以百分之一百的选票当选总统?

当齐奥塞斯库同志出现时,广场上爆发了暴风雨般经久不息的掌声?

打倒刘少奇的决议案,获得了除陈少敏之外的全体中央委员一致举手通过?

胡适先生说过:在中共极权统治下,人民没有说话的自由,也没有不说话的自由。如果胡适还健在的话,他一定还会说:

中国人不仅有着过“不幸福生活”的自由,更有说“我很幸福”的自由!

中国人真的很“幸福”,是可喜可贺,还是可怜可悲?

16jun2006于深圳河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