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女婿涉嫌弊案而被捕,是真正体现“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驸马之弊在中共太子党看来,简直是小儿科,大可偷笑不止。他们滥用权力、非法经商,挪用、贪污、受贿,鲸吞国有资产动辄上亿乃至数十亿计,人数之多,更无人知晓。

台湾总统陈水扁的女婿赵建铭,因涉嫌卷入台开“内线炒股”弊案,被台湾检方拘押审讯。“驸马爷”被捕,震动台湾朝野。身为总统的陈水扁,直接受到冲击,不仅声望大挫,而且面临在野党逼宫下台的压力。该案形成的冲击波也震荡两岸。

总统若无涉案,罢免殊难成功

在野党攻势凌厉,不仅利用媒体热炒,更上街头呛声,甚至在立法院推动罢免案。国亲两党利用其在立法院的过半席次,将罢免总统案排入议程。然而,要通过罢免,谈何容易?根据台湾宪法,罢免总统,须经四分之一立委提议,三分之二立委同意,才能立案。立案后,还需全体台湾选民投票公决,过半数选民同意,罢免才能成立。因此,除非陈水扁本人涉案,否则,被罢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国际上,民选总统亲属涉及贪腐弊案,并不鲜见。韩国实现民主后,两任民选总统金泳三和金大中的亲属,都曾先后卷入弊案,而给两金带来不小伤害。金泳三次子金贤哲因受贿,拘押入狱;金大中次子金宏业因受贿,被判刑三年半;金大中最小的儿子金弘杰,也因涉嫌贪污而遭到监禁。但不管是金泳三还是金大中,都未被罢免,而做完总统任期,毕竟,他们本人没有涉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儿子科乔?安南卷入“粮食换石油”腐败丑闻,安南本人也有一定程度的责任,国际上曾响起要他辞职的呼声,但安南最后还是渡过难关,至今仍然在位。

发动罢扁,泛蓝人物各有打算

回头来看台湾,推动罢免陈水扁的泛蓝人物,心理复杂而微妙。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最初并不积极推动罢免,惟希望因亲信和亲属弊案缠身而民望下挫的陈水扁,成为未来两年民进党的负资产,到二○○八年总统大选时,形势对马英九而言,如水到渠成。然而,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却不甘寂寞,大声喊打喊杀,有意借陈水扁亲属弊案为自己找回舞台,进而挽救濒临泡沫化的亲民党。

眼看亲民党动作猛烈,国民党基层也响起罢扁的强烈声音,马英九不得不临阵掉转枪口,一百八十度转弯,高分贝加入罢扁行列。马英九之所以如此,一则怕被宋楚瑜抢了风头,二则怕危及自己在泛蓝中的龙头地位。然而,马英九终究面临两难:如果罢扁成功,将提前面对泛绿整合,提前面临与泛绿实力人物苏贞昌对决;如果罢扁失败,马英九将担负作战失利的责任,可能被泛蓝阵营自伤。

台湾“驸马”,中共“太子”

台湾“第一家庭”涉入弊案,令人遗憾。但却揭示,作为一个民主国家,任何弊案,都难以隐藏。在言论公开、新闻自由、司法独立的台湾,已经落实“人人平等”的人类文明价值,真正体现“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一起“内线炒股”案,就能将台湾“驸马爷”送进监狱。这在中共“太子党”们看来,简直是“小题大做”,大可以偷笑不止。且不说中国股市上,官商勾结的内幕交易层出不穷,司空见惯。内线炒股对中共“太子党”而言,简直就是“小儿科”,滥用权力、非法经商,挪用、贪污、受贿,鲸吞国有资产动辄以数亿乃至数十亿计,才是他们的“大手笔”。

江绵恒,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儿子,曾被“保送”到美国留学,在美国一所三流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以毫无科研建树的浅薄资历,立即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相当于副部级高干),兼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如坐直升机。随后,该“太子”又被冠上一连串头衔:“创新一号”小卫星工程总指挥,“神舟五号”工程副总指挥,高科技数码化军队顾问;封锁信息的“金盾工程”总策划,等等。

非但如此,江绵恒又纵横商界。与台湾富豪王永庆之子王文洋联手,投资十六亿美元,创立上海宏力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江绵恒自任副董事长,随即被称为“中国半导体大王”。与此同时,江绵恒还兼任三家公司董事,这三家公司分别是: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上海汽车工业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其中,因中国网通已经是中国第三大电讯公司,江绵恒又被称为“中国电信大王”。

在这些商业活动中,江绵恒享受一系列特权,并明显涉嫌不正当竞争和不法经营:其拥有的上海宏力公司,轻易获得“两年免税三年减半”的优惠待遇;其拥有的中国网通,公开排挤其它电信公司,公然破坏中国电信的通信电杆,理由竟是“中国电信设置的杆路离中国网通的杆路太近。”上海首富周正毅违规贷款非法圈地被查处后,仅被轻判三年徒刑,关键因素就是,在周正毅背后,有江绵恒及上海政要撑腰。

且不说江绵恒在官商勾结中的不法行为,即便按照最低标准││中共党内纪律条例,江绵恒及其任用他的人也都完全违规。中共中央明文规定:各级党政干部不得在企业兼职,并要求凡在企业兼职的党政领导干部,免去或本人主动辞去在企业的职务;凡企业负责人兼任党政领导职务,免去其党政领导职务。

然而江绵恒身为中共副部级高干,却在多个企业兼职,公然违反和践踏党纪,竟无人敢动他一根毫毛。难怪,纵横政商两界的江绵恒,被称为“当今中国最牛气的红顶商人”。

中共“太子党”弊案累累

“太子”江绵恒如此,其它中共“太子党”们,也不示弱,纷纷从政又从商。邓小平次子邓质方曾被称为“中国地产大王”;李鹏长子李小鹏被称为“电力大王”;李鹏次子李小勇因涉嫌“新国大”诈骗案,负罪潜逃新加坡,至今逍遥法外;王震之子王军,任保利集团董事长,人称“军火大王”;姬鹏飞之子姬胜德,因巨额贪污和严重泄露国家军事机密,其罪当诛,却因父亲为中共元老,被免于死刑。

实际上谁都知道中共“太子党”滥权腐败、恣意妄为,但全国上下几乎无人敢于问津。原《文汇报》记者姜维平,因撰文揭露中共元老薄一波之子、原大连市长、辽宁省长、现任商业部长的薄熙来,而遭到薄熙来的公开报复:姜维平被逮捕下狱判刑六年。

中共“太子党”,现多贵为“第五代”高官,其中不少人曾是文革时期的红卫兵,被戏称为“青红帮”。现任江苏省委书记的李源潮(其父李干成,原上海市副市长),曾经是上海红卫兵的武斗干将;现任商务部长薄熙来(其父薄一波,中共元老),曾经是开武斗之风气、令人闻风丧胆的“联动”组织头目;现任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其父黄敬,江青前夫,原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曾经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红卫兵,积极参加批斗校党委、黑龙江省委的造反活动。这些“太子党”成员,文革后并未列入“三种人”被清算,官位反愈升愈高。

台湾“驸马爷”与中共“太子党”的不同境遇,映照出台湾与大陆的制度落差,民主的台湾,与独裁的中国,差距何其巨大!

中共炒作,叶公好龙

台湾“驸马爷”弊案曝光后,中共媒体兴奋莫名,大肆炒作,这一回,其舆论导向的用意,莫非是:看,台湾也有腐败案!然而,中共的炒作,反而证明台湾社会的公正和清廉,因为揭露这一弊案的恰恰是台湾媒体;将“驸马爷”逮捕下狱的,恰恰是台湾司法机关。台湾总统和政府,无权过问,更不敢干涉。

反观大陆媒体,不过是中共自己的喉舌;大陆司法机关,不过是中共自己的工具。在“党大于法”的前提下,中共高层甚至经常“指导办案”。姬胜德、周正毅等人可以获得轻判;江绵、李小勇等人可以逍遥法外;薄熙来等人可以打击报复。这一切,都是中共独裁之恶,中国社会之耻。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共舆论大肆炒作台湾“驸马爷”弊案,使揭发此案的台湾国民党立委丘毅在大陆“红得发紫”,被称为“英雄”。然而当丘毅兴冲冲地准备奔赴大陆,欲按原计划到北大演讲时,却遭到中共当局的悍然封杀。这表明,中共的宣传,不过是“为我所用”,一旦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的声音传到中国大陆,叶公好龙的中共,马上就表现出惊恐万状,如临大敌。到后来,中共突然降低调门,不再渲染台湾“驸马爷”弊案,并暗发通知:相关报导必须依中央口径为准。

首发开放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