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凤伟:对口词(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五天后,山树林局长被双规。他溜出病房,在医院大门口被监控的人拦住。山说要到大门外小卖部买东西,监控人一时不知如何处理,打电话请示,上级答复:既然能走动了,就即刻实施双规。山被带走。又过了三天,冯远飞被找去进行第三次问询,问询人依然是潘处长和小杜)
潘  处:冯秘书,我们又见面了。
冯远飞:是。
潘处:不厌其烦来找你,你不欢迎,我们也不情愿呵。
冯远飞:我没不欢迎,说真心话,我很想配合得让你们满意,可那得编造,这对谁,山局,你们,我,都没益处。所以很纠结,早知道有今天,平时该多留意山局的一些事。
潘  处:冯秘别说些没用的。再怎么说,我们也不会相信你一无所知,这不符合常理。我问你,知道山局长的情况了吧?
冯远飞:怎么能不知道。从医院里被带走了呗。报纸电视都报了,全岛城都知道了。
潘  处:那时候你在哪儿?
冯远飞:病房呵。
潘  处:那时病房里还有谁?
冯远飞:没别人,就我和山局。秦姨怕挨骂,送来早餐就撤了。
潘  处:是以撤为进吧,之前发没发觉山局长有潜逃迹象?
冯远飞:潜逃?不会吧。
潘处:怎么不会?不是就在你眼皮子底下溜出了病房么?
冯远飞:他说要出去买点日用品。
潘  处:这还需要病人亲自去买么?
冯远飞:我说我去,他说想出去活动活动。
潘  处:活动活动?想活动到天涯海角?不,是活动到天堂。
冯远飞:天堂?
潘  处: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不是贪官眼里的天堂么?山树林不简单啊,居安思危,防患于未然,得知消息赶紧装病住院,利用这空档让老婆四处活动,找上面人捞。没能得逞,就三十六计,走为上。
冯远飞:事实上,应是逃不掉的。
潘处:怎么说?
冯远飞:早布控了。
潘  处:你怎么知道布控了?
冯远飞:明摆着的,到处都是形迹可疑的人,穿白大褂也知道不是医生护士,
潘处:山局长他很警惕吧?
冯远飞:应该是,山局他现在怎么样呢?
潘  处:认罪态度很好,积极交待自己的问题。
冯远飞:他的问题严重吗?
潘处:严重。
冯远飞:能判死刑吗?
潘  处:这得看法院是怎么判了,这么说吧,就是留下命下半生也是要在监狱里渡过了。所以你完全可以打消思想顾虑。
冯远飞:顾虑我是早打消了。
潘  处:那就揭发问题,不怕他会报复你。
冯远飞:我本来也不怕。
潘  处:这就对了嘛,所以才叫你奇葩嘛。
冯远飞:奇葩,不敢当。
潘  处:敢当。你和别人就是不一样嘛,大义凛然啊。不过,如果是面对日本小鬼子,国民党反动派你这么守口如瓶,那是好样的,英雄。但事实并非如此,你与我们对立,不配合,就是立场问题,轻说是同情腐败分子,重说是包庇……
冯远飞:我不想包庇任何人。对于山局长,他的经济问题我确实不掌握,上回说了,有权的人往往把持不住自己,捞好处,贪得无厌,但不能由此怀疑所有人,一网打了满河的鱼,况且怀疑也得有根据,所以就有那句捉贼拿赃,捉奸拿双的话。
潘  处:哼!对于山树林,我们还真是既拿了赃拿了双。铁证如山。而对于你冯秘书,我们三番两次不厌其烦地找你,是因为我们有足够证据证明你知道山树林的许多问题。
冯远飞:潘处长,怎么能如此肯定我包庇山局长,我知道哪方面的问题……潘处长能提示一下。
潘  处:可以的。去年二月五日,在doZo料理,饭后大辰公司许总送给山局长十万元现款,装在一个纸袋里,上面盖一层虫草……
冯远飞:啊!这码事我是记得的,可山局长没收那钱。开始不知道虫草下面有钱,回到车上山局对我和张涛说:许总家乡的虫草,很好,你俩分分吧。我问山局你不要吗?山局说家里有。分虫草时我发现了下面的钱,吓了一跳,赶紧报告山局,山局说句这个许老板,坑人也没有这么坑的呀,追上扔给他。张涛一踏油门追上前面许总的车……哎,这事是张涛说的吧?
潘  处:是张涛。他知道能说出来,而你……
冯远飞:我是觉得钱还回去了,就不算个事……
潘  处:不算个事儿?你以为把钱还回去这事就了了?完事大吉?也太幼稚了,老板有老板的规则,该送给谁的钱一定要送给谁,这是工程的头道工序,绝不可少,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直到收下为止。
冯远飞:你是说归还的十万山局后来又收了?
潘  处:没错。
冯远飞:山局自己讲的?
潘  处:交待的。不过,要没有张涛提供的线索,我们便无从追查,这一笔就滑掉了。我们很清楚,像这么一笔一笔地滑掉了很多,最后只能算在不明资产中。
冯远飞:是这样啊。
潘  处:意识到了么?
冯远飞:嗯。天上不掉馅饼,也不会掉不明资产。
潘  处:意识到了,继续说吧。
冯远飞:说?
潘  处:说山树林的问题。没真凭实据,怀疑也行,类似前面说的那种情况。
冯远飞:可那次是个例外,许老板也给了我和张涛每人一袋虫草,因为山局不要,让我和张涛分,才发现了问题,许老板没想到会出这么个故障,山局也是,出桩桩故障的概率应该是很低的。不可能反复出。
潘  处: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接茬,不是要你举一反三,虫草事件后再出个别的类似事件,这不可能,但是做为领导身边的人,总会有许多机会发现领导的问题,关键是想不想竹筒倒豆子,全部讲出来。
冯远飞:我想,可……
潘  处:可是不知道,是不是?
冯远飞:……
潘  处:要不要再提示你一回?
冯远飞:……
潘  处:所有贪官都差不多,除了敛财,私生活糜烂。山树林有情妇,我说的对不对?
冯远飞:包养情妇是贪官们的通病,山局有,也不奇怪,但……
潘  处:我替你说下句吧:但是,你不清楚。
冯远飞:我确实不清楚。
潘  处:那我就继续提示:那女人住在松竹梅小区,小区大门口有一个美人鱼雕塑。
冯远飞:是……张涛说的?
潘  处:张涛是个爱憎分明的好同志。
冯远飞:张涛说了那女人的情况了?
潘  处:他说了,他说,每回山树林从外地回来,特别是出国回来,都让他把车停在小区外面,自己提着东西进去,说去看一个老战友,很长时间才出來。而你,每回都和张涛一起去机场接,这情况也应该清楚。
冯远飞:这个……我清楚,山局讲是去看他的一个亲密战友……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潘处:亲密战友?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一个被窝里的战友吧。
冯远飞:……
潘处:难道你没意识到这一点?
冯远飞:有时也从脑子里过一过,怀疑是这码事。
潘处:怀疑为什么不讲?
冯远飞:这毕竟属于个人隐私,不宜散布的。
潘处:哈,隐私,散布,冯秘书,可真有你的,对领导的经济问题不清楚,不了解,讲不出,对领导的隐私,知道又怕散布……
冯远飞:事实就是这么回事嘛。
潘处:事实就是你坚决不配合嘛。
冯远飞:我没说不配合。
潘  处:嘴上配合,行动抵触,口是心非。
冯远飞:……我愿意配合。
潘  处:真想配合,就说说那女人的详细情况。
冯远飞:女人,年轻,漂亮,有气质……
潘  处:你见过?
冯远飞:没。
潘  处:没见过怎么知道这些?
冯远飞:我猜想。不优秀山局也看不上呵。
潘  处:符合逻辑,但我们不需要猜想,要讲眼见耳闻的。实打实:比方她叫什么名字,有没有工作,在什么单位工作。就是说是全职情妇还是兼职情妇。
冯远飞:这些,我确实不知道,不能瞎说。再说,这些,其实你们纪委已经都清楚了。
潘  处:都清楚了还用三番五次找你冯大秘调查么?
冯远飞:你们到底想知道些什么?
潘  处:想知道我们还不知道的,比如那女人的房子是不是山树林给买的,包养费是多少?送了什么贵重礼物?还有山树林是否把赃款藏匿在她那里。
冯远飞:这些,恐怕只有山局知道。
潘  处:还有那女人,所以我们才下决心找到她。你和张涛都证明山树林有两部手机。但从医院带走时身上只有一部,另一部不翼而飞,他打私秘电话肯定用那部,线索就断了,你在医院陪护,不离左右……
冯远飞:潘处长,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不知道山局那部手机的下落,我保证。
潘  处:这个我相信,他也不会让你发现。你判断一下,他会怎么处理?
冯远飞:应该是丢弃,不会转手他人。
潘  处:要是转手,首先会转给什么人?他老婆秦馆长?
冯远飞:不会,上面的信息应该是瞒着秦馆长的,也许秦馆长根本就不知道山局有这部电话。
潘  处:没错,所以说秘书知道的情况往往比领导的家人多。
冯远飞:……
潘  处:山树林住院期间,有什么人来探视过?
冯远飞:没有,要双规山局的事外面都传开了,没人会来。
潘  处:这么说,那部手机是让他丢弃了。
冯远飞:很可能。病房卫生间就有垃圾桶,每天收好几回。
潘处:想找到是没戏了。这个环节很重要,山树林心里清楚。
冯远飞:嗯,山局这人大事不糊涂。
潘  处:秦馆长知不知道他外面有人?
冯远飞:应该不知道。
潘处:她没向你打探什么?
冯远飞:没有,她不怀疑山局。
潘  处:这就好。
冯远飞:好?
潘  处:我们可以将山树林背叛她在外面包情妇的事实告诉她,哪个女人都抗不了这一击。说不定,大怒之下,会站出来揭发山树林。这个盖子就揭开了。
冯远飞:有这种可能么?
潘  处:有,这种情况不在少数。
冯远飞:……
潘  处:我们觉得,应该有人把这个底透给秦馆长。
冯远飞:谁呢?
潘  处:你。
冯远飞:我?
潘  处:对,你最合适,你的话她会相信。
冯远飞:……这倒也是,只是……
潘处:有什么问题么?
冯远飞:问题是到目前为止,我并不能完全确定山局真的有婚外情:那个女人,也只是猜测想像中的一个人。如果当成完全事实告诉秦馆长,这不合适。
潘处:有什么不合适?
冯远飞:在人家夫妻之间人为制造矛盾,特别在这种特殊时刻……
潘处:正是在这种特殊时刻我们才有必要采取特殊手段。一举拿下山树林,何况从各方面分析,山树林是有情妇的,不是张三就是李四,这一点冤枉不了他。是一个,多个,还说不定呢。
冯远飞:不管怎么说,在完全确定之前,我不能冒然对秦馆长说,弄不好会酿成大事。
潘处: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夫妻反目,从这上面打开缺口,这也正是我们所希望的,我们,也包括你,懂吗?
冯远飞:懂,可是……这么做,在心理上通不过。
潘处:明知道山树林贪了钱,藏了钱,可就是没办法让他承认让他吐出来,你心里就过得去?
冯远飞:过不去。可这事在做法做法上还是觉得不妥。
潘处:就算有些不妥,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冯远飞:可不可以再做些调查,让那个女人彻底浮出水面来,再……
潘处:时间哪来得及呀,山树林巴不得这么这么拖下去,越拖他的心理防线越难攻破。
冯远飞:既然这样,组织上可以直接找最合适的人与秦馆长谈嘛。
潘处:我们权衡过,认为由你谈最合适,容易奏效。因为秦馆长更信任你。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信你会迟钝到如此地步?这是一道迈不过去的坎吗?
冯远飞: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认识不一致……
潘处:这不是认识问题而是态度问题,立场问题!
冯远飞:潘处长就是要扣帽子,我也没办法。
潘  处:不是扣帽子,最后我再打开窗口说亮话,到目前为止,仅根据你个人的交待,我们已可以对你采取措施。
冯远飞:我的交待?我交待什么了?
潘  处:你跟着山树木收授礼品呀,也是腐败呀,我们粗略算了算,受贿数额已超六位数。
冯远飞:这怎么可能?
潘  处:我们会一笔一笔算给你听,让你心服口服。小杜让他看看记录。
小  杜:冯秘书,你看看记录,没问题就签上字。
冯远飞:好的。
潘处:再说一句,我们还会见面的,但肯定不会是这里!
(不久,山树林被开除党籍并移交司法部门追究刑事责任,这段时间冯远飞心中一直忐忑不安,也做好了被抓捕的思想准备,他认为潘处长最后认定他六位数的职务得利是存在的,并不勉强,只看追究不追究。而从潘处的不满态度看自己凶多吉少。这时他的一个在市委工作的大学同学杨志给他打来电话,说大头告诉你一个情况,但不许录音。他说少罗嗦,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杨志说冯大头你知不知道差点倒个大霉么?他说我知道,不过你话中有话,是不是我得以幸免呢?杨志说你走运。分管政法的齐副书记在听了潘处长对问询你的情况汇报后先是一怔,后打了个哈哈哈。冯远飞问打了个啥哈哈?杨志说齐书记笑说在当下像冯远飞这样的格涩角色,也算得是濒危物种,稀罕哩。可没等再说下去,被秘书长的电话叫走了,没再回来。没法,大家只有从他说出口的那句话进行领会:既然齐书记将你比做濒危稀有物种,是意在保护的。电视上的公益广告不是成天呼吁要保护濒危珍稀物种么?最后形成对你不予追究的处理意见。老冯,你逃过了一劫,改日得好好谢谢齐副书记噢。冯远飞手持电话频频点头,长长吐出一口气……)
(完)
来源:《山花》2015年第七期
阅读次数:9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