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里夫:疾病:不仅仅是隐喻

Share on Google+

◎ 大卫·里夫
北塔 译

我母亲,苏珊·桑塔格,活了整整71岁,她几乎一直相信,自己能战胜厄运(beat the odds)。甚至在她生命的最后9个月里,在她被发现患有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myelodysplastic syndrome)——一种特别恶性的血癌之后,她也还是坚信自己是特例。医学上把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称作急性骨髓白血病的先兆。从历史上看,这类病人的存活率平均不到20%。她已年逾古稀,而且此前曾得过两次癌症,情况就更糟了。她并不是不知道,那层生物覆盖物正在跟她对着干。她为自己能领会医学真相而骄傲,她太清楚自己的病情了。诊断结果一出来,她就上网去尽可能地了解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的情况。让她绝望的是,事实上,这种不治之症已经深入膏肓。不过,她的绝望并没有那么严重,因为她一生都相信,她有能力挑战厄运。“这回,这是第一回,”她跟我说,“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2,7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