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栎园回忆录(下)

Share on Google+

1967年春

【梦见天下流血,福乐至。】

敦煌遗书《占梦书》残卷行斩杀害斗伤篇第四十一

离魂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也是一个疯狂的时代。所以丹霞这种地方名疯子辈出,灿若星辰。不过,江山代有疯子出,各领风骚两三年。到现在为止,我们知道的名疯子都已经死过,包括我的叔叔。好象谁都有可能成为名疯子,机会是均等的,说不定明天就会轮到我。

但是,没有人会想到,杜丹丹会成为名疯子。他以前只是疯狂的“类疯子”,不是真正的疯子。大概就好象“类风湿”与“风湿”,虽然都痛,但医学上还是有区别的。女娃就说他是“歇斯底里”“虐待狂”。不过这是早期红卫兵的历史,已经过去。他后来被我们赶走,就跑到他老爸那里去。赤旗派成立时他还是很活跃,因为臭名昭著,他也就很少抛头露面。他成为名疯子还是在乱葬岗沉沦之后。

那天傍晚,我遇到五十岁的乐痴男的时候,他正混在青楼派的民兵队伍中,推着小推车。他穿着跟我一样的草绿色棉军大衣,戴着防风的棉帽,嘴巴上面贴了两撇假胡子。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7,79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