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立:乌有之乡的经理范景刚就是做伪证的新青年学会当年的干事范二军

Share on Google+

作者:杨子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乌有之乡的经理范景刚就是做伪证的新青年学会当年的干事范二军。

这个人原来本质倒没那么坏,不过就是胆小懦弱,对当局很害怕。但现在对不同意见的人做起事来却没什么顾忌,我因为他的不道德而不再联系他。

以下摘自对我们四人的判决书: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范二军证言证明:靳海科、张宏海提出成立新青年学会,后共同讨论了组织宗旨、章程,举行仪式成立组织。靳海科提出由徐伟担任总干事,他和张宏海为干事。该学会成员的一些言论是与宪法相抵触的,张宏海全盘否定共产党,在聚会时言论中有推翻共产党的意思。杨子立认为在经济上应该搞私有制,在政治上否定共产党的一党执政。靳海科说现在的政府是集权政府,国民缺少民主意识。徐伟和他赞成用暴力的方式,通过农民起义来改造中国。归纳起来,学会成员有两种观点,都是要用不同的形式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改变现在中国的道路。靳海科提出学会应建立一个网站,要求大家在网站上发表文章,进行网上交流,并将会员的观点、思想及学会宗旨进行对外宣传,由徐伟负责,杨子立提供技术支持。2000年10月,靳海科向他提出可在杨子立的个人网站“羊子的家园”上发表文章进行讨论。

以下这段摘自我写的《从优秀共产党员到反革命囚徒》

我出狱后找到二军,问他为什么说海科和徐伟要暴力推翻政府?二军辩白说他不是那么说的,而是人家总结他的话的意思。可你为什么签字呢?二军承认是在一个有电网的院子里受到了威逼,因为胆怯就签了字。当二军后来发现自己的证词成了最主要的证据,他的良心受到触动,给律师写了新的证词,要求在二审开庭时作证,说明真相。当然,以金星法官为代表的徇私枉法者没有准许证人们出庭。二军那时已经是北航校党委的学生工作部的中级干部,校方不让他出庭,他坚持要去,结果虽然没做证成功,但学校还是要辞退他。他后来只好辞职,跟几个左派人物办起了“乌有之乡”。由于经济状况窘迫,他也没有接济过蒙难朋友的家属。但和我见面后,他愿意见见徐伟和海科的父亲,并转送了一些书籍。虽然二军做过伤害我们的事,但他毕竟有悔改,也付出了一定代价。至今我们观点上分歧依旧,可友情还维系着,我不愿有些和我同道的朋友用这件事再攻击二军。

以下是补充说明:

今年3月12日是靳海科和徐伟出狱的日子。我之前找到范景刚,希望他能向他俩道歉,毕竟是因为他的证词导致两人被判处十年。范景刚答应了,他也知道这对他有好处。他对我说网上流传一篇帖子《范景刚的背叛人生》,攻击他背叛自由,转向极左。他说他自己本来就是左派,对此很气愤。他确实左,原来是官左,党所说的那套就是他的信仰。但经历了新青年学会案的打击后,对党失望了,转向左派的原教旨主义。我本身虽然是反对毛左思想的,但我对那些还没有丧失真诚的人总是保持善意。

但3月12日那天我对范景刚彻底失望了。他只给海科的父亲发个短信,说不方便去。打他手机就不接了。他先前的懦弱和自私已经造成几个朋友的重大牺牲,现在竟然连面对受害者的勇气都没有。其实是为了他自己的所谓安全,放弃了对受害者说道歉的机会,他的耻辱再也无法洗去。

对于他的胆怯、懦弱、和没有信用,我认为已经不配做我的朋友,除非他能公开承认自己的错误,否则我决定以后再不跟他主动联系。

杨子立 2011年6月17日

阅读次数:2,34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