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墙

她含笑站在长城上。阳光把长城涂成一根金黄的树枝,把她涂成鲜美的花朵。“她没有死!”我对着手上的照片自言自语。

美国宇航员从月亮上看到了长城:一条辉煌的镣铐,落日给自由女神投下的长长的阴影子。

统一货币文字的秦始皇活着,他让欧元变成一轮喷薄而出的旭日,并让布鲁塞尔的黑西装汇成权力走廊里一支浩荡的的兵马俑:“我们是真正的中央帝国!我们……”

一个墙的帝国!我们在那里呼吸。一枚十字架飞起,它摆脱了墙。它飞越城市,飞越一条把所有的绿色攥在手中的长城——河流。它在云上。它下降。为了和地上自己的影子结合。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