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起无事,洗 后想写点儿什么。

想起我曾养过的一条小狗,我把它取名叫“多多”,多多是女儿买回来的。在北京住所养了一段时间,又因人回老家,又在老家养了一段时间,后来又带回了北京。结果不幸染上了狗瘟,被一种叫做细病毒的病毒击倒了,没救过来,死了。多多死前很痛苦,走路不稳,口吐白沫,四肢抽搐。这小小的泰迪母狗生命力不强,没有能抗住病毒的攻击。

如今新冠病毒在全世界肆虐、害人。据说自然界中有一千种病毒,这些病毒大多与人无害,只是默默地以它们独有的方式存在着、生存着。它们也是一种生物,是一种微生物,是一种最简单的生命。肉眼看不见,只有电子显微镜可以看见看清楚它们。新冠病毒在电镜下面是一个皇冠样的大球球,又有些象仙人球。球球表面上有一些突起。这令人恐惧的小小生物现在是人类最大的威胁与敌人。它们的坏兄弟还有萨斯病毒、艾滋病毒、埃博拉病毒、禽流感病毒等等。它们为什么这么坏?这么厉害呢?这应该是一种自然现象,要解决由它们引发的问题就只有求助于科学了。科学是以大自然现象为主要研究的,而科学中的自然科学就更是以自然来命名的。

狗瘟、鸡瘟、牛瘟、鼠疫、人类传染病都是那些病毒、细菌等致病病原微生物、病原体惹的祸。它们一定是并非要以动物与人为敌,它们与动物与人为敌只是出于它们自然生存的本性-它们要生存、要复制、要扩散,它们没有什么其他目的,生存就是它们的目的。危害动物与人类只是它们生存目的的副作用副产品,而动物与人类正是因为这些副作用副产品而深受其害。目的、目标只有人类才有,动物也有只是远不能与人相比。

目的、目标是人类意识、思想的产物,又反过来规制、导引人类的行为-个人的与社会的行为。

要吃早饭了,肚子饿了-这是习惯用语,实际上是胃里面空了,胃内产生了蠕动。胃内有些空虚感,需要食物去填补它。

今天一天都在读写。读《世界卫生条例》,很长。从早晨读到下午才读完。规范的国际法文件,国际卫生方面的公约,有很多的定义与规定。我国也是加入了该公约的成员国。台湾也想加入,但一直未能如愿。

想起昨天读到的一篇微信文章,其中有一个观点很有意思,这个观点就是疫病起源地无罪论。但是,为什么疫病起源地无罪呢?这需要论证。尽管我强调我国要诚实面对疫病疫病,也要有接受批评与担责的勇气,但是,为自己的国家着想,为自己的国家思考,提出对自己国家有益的意见也是好的,这是一种真实合理的爱国主义,而不是那种喧嚣于口头实无意义或竟害国的假爱国主义。我是想写一篇“论疫源地无罪论”的文章的。但感到自己的知识不够,所以带着问题去读一些资料,算不上什么研究,只是想弄清问题。当然问题是复杂的,涉及国际法、国家责任、国家伦理等。我们的认知总是有限的,我们能达到什么认知等级就向这个等级攀登吧。

下午还读了关于艾滋病、艾滋病毒及埃博拉病毒的百度百科及医典。

似乎有些结论的论据出来了。

艾滋病毒源于非洲,第一例病例产生于美国,然后漫延于全球。国际社会也没让非洲与美国赔偿。

埃博拉病毒源于非洲,病例也产生于非洲,国际社会也没让非洲某国赔偿嘛,还有禽流感等,有赔偿的先例吗?为什么要我国赔?不赔不赔绝不赔偿。如果赔偿那就是“卖国”了。当然,我们似乎负有某些道义责任,因为初期防控不严,让疫病扩散了,有的病人跑到了国外,引起了疫病流行。关于这一点,我们需要道歉,争取各国理解、谅解。
在微博上看到胡锡进还在指责美国政要蛮横,并出招离间美联邦与州关系,很不以为然。现在不是耍小聪明与美斗法的时候,要有大胸襟、大智慧,致力化解中美矛盾。有时候需要忍耐,笑骂由人,有时候又需要斗争,依理批驳,更多时还是要诚实待人,心胸宽广,听取、接受合理批评并予纠正。国家大事,不容不负责任,任性胡为。不能乱耍脾气。特郎普喜怒无常,我们却不能。谨慎地应对挑战,妥协解决分歧,不恶化、不加深矛盾,才是取胜之道,利国利民之道。

小红粉们也不要乱嚷乱叫,以免坏了国家大事。

当下正是紧要关头。危机化解了,则是国之大幸,人民之大幸,否则,结果不妙。

附今天的微博微信发帖。

1、@北极苍狼 ,苍狼的诗文写得不错!你既赞美屈原、荆柯、高渐离等,却又为何评击方方?难道屈原也是一个屈从于权势者吗?屈原只会歌功颂德吗?屈原没有批评?方方固然比不了屈原,创作水准不一样,但方方的批评就那么不容于你?以至于你也象一般文痞流氓一样攻击方方?你的创作有一定水准,请珍视你的创作者的荣誉。我们没有必要为了讨好官方或随波逐流而放弃我们写作者独立写作、言说的原则底线。祝你好运!

2、@山东鲁扬4 ,邓小平的这段话笨死、蠢极,属于一种可耻可悲的共铲极权体制话语,中国永远不做超级大国?为什么不做?这些混蛋家伙为什么要堵死中国人民上进的路?做超级大国有什么不好?称霸世界有什么不好?称霸世界就不讲理了吗?霸权国家也有霸权国家的理嘛!美国是所谓的霸权国家,美国就不讲道理吗?其实美国是最讲道理的国家,尽管他也常常挥起拳头揍人,但是请记住,美利坚的拳头大多揍的是坏蛋。一个国家在蠢货的控制下是无法做好的。我大中华的潜力远远没有被释放出来!需要一场深刻的变革来改变我中华的命运!

3、@戴勇 ,施敎授文章好!品质经济,品质经济,我们缺少的就是这个。具有优异品质的产品,具有优秀技能与诚实品质的劳动者、创新者,具有完善法治与社会管理体系的品质市场与国家,我们缺少这些,我们就无法获得品质经济,我们也就没有这个我们需要的东西。正如我们需要一个诚实的人的理念,我们却没有这样的理念,我们有的是带有很大伪善性的关于人的理念,由此我们无法有诚实的人,我们有的是不诚实的人,撒谎者、骗子、恶棍、流氓、懦夫等等。我们的官员不诚实,他们整天都在撒谎,他们空大虚幻的言说之中充满了谎言,我们的外交官在撒谎,在强词夺理,自欺欺人,从不知诚实为何物?但这不妨碍他们自认为他们是世界上最诚实的人。我们的商人在撒谎,他们欺骗消费者,并制造出大量的假货、低品质的货物售给消费者。我们的学者在撒谎,他们研究着、传播着常常是低劣的毫无价值的理论、思想,他们作为教师时也是在很大程度上自愚愚人。我们自己也常不诚实,总是在自己的脸面上加上假面。我们可耻的社会竟然大规模地对一个敢讲真话的作家方方发起猛烈围攻,肆意漫骂,甚至还要进行武力攻击。我们的虚伪、蛮横、愚蠢几乎不治。我们没有品质经济,推而广之是没有品质政治、品质教育、品质文化,而后者是前者的致因。我们需要一场观念的、思想的革命以及与此相应的深刻的社会变革,否则我们无法达成我们的目的。我们就仍然只是一个整体粗劣的、不正常、不合格、不文明的国家、社会,而不仅仅是经济。(微信帖)
承载着因袭的重担(似乎沿用了鲁迅的话语),拖拉着旧体制的旧车前行,就是不肯卸下重担、抛弃旧车,为什么?因旧车上坐着太多的老爷,有着太多的罪孽、错谬,很难面对与纠正,因为那确实需要诚实与勇气,可惜他们没有。就只好一切照旧,走下去,直到旧车解体、无法再行。

4、@吴下阿蒙 ,这篇抗疫短文重要,笔者记录了发病及康复全过程。看来新冠病毒传染性很强,毒性也强,但也非毒性极强。服药及辅助治疗、休息有作用。身体抵抗力重要。年老与基础病对人不利。

5、回复@长剑飞雨:强调职业要求、职业精神并不排斥英雄主义,因为英雄主义正是体现在职业要求、职业精神中的。例如军人的职业要求、职业精神的一个要素是勇敢,不敢而怯懦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了。这种内化于职业要求、职业精神中的敢品质、精神远远高于形式主义的英雄主义。高亢的英雄主义可以一时奏效而不能回复@长剑飞雨:持久,只有内化为职业要求及职业精神之中的勇敢、英雄主义才是更可靠的。依你的理解力,你可能一时理解不了我所说的这些话。举个例子,二支军队对阵,一方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但并不高叫英雄主义,一方则训练无方、素质低下与装备低劣但英雄主义精神高涨,谁会取胜呢?通常情况下是前者而不是后者。回复@长剑飞雨:历史上的战例有义和团败于八国联军、抗战中国军多败于日军等等,当然,也有相反的案例,比如韩战中志愿军战胜美军或双方终至战于平局,英雄主义确实起了作用,弥补了其他方面的不足。我强调的是职业要求与职业精神,这个更重要。我国在抗日战争中的胜利并非什么英雄主义的胜利,而是在外来强力帮助下的回复@长剑飞雨:惨胜,这从中日双方的战争损失对比中可以看出。我国总计伤亡三千多万,而日军仅伤亡数十万。空洞的英雄主义的叫喊常常是无济于事的。挥舞着大刀、长枪的义和团叫得再凶也不敌冷静的装备精良的正规军队。至于思想是否肮脏就另作别论了。还有利己主义并不是错误,错误只在于极端利己而损害他人社会利益。

回复@巴斯克斯扣手机:关于书籍对历史的影响当然是存在的,但书籍对历史的影响常常是间接的,极少数事例表现出直接性,如政治宣动性书籍,如潘恩的《常识》等。文学书籍对历史的影响是直接的,如你所说的《飘》,其实影响更大的是《汤姆叔叔的小屋》,后者对美国的南北战争有些影响,但只是影响因素之一,不是决定性的。书籍对历史的影响也要分正面正向影响与负面负向的影响,而且由于人类事务的复杂性,所谓的正面负面正向负向也不是绝对的、纯粹的,而是正负杂合的。卢梭的《社会契约论》与法国大革命的关系众所周知,其书的影响是完全正面正向的吗?显然不是。因为大革命固然革新了社会,带来了新观点与进步,却也付出了重大的社会代价。马克思的书对历史的影响巨大,掀起几乎是波及全球的共产革命,由于其所造成的灾难极大,他的某些正面正向性就被淹没了、否定了或视而不见了。方方日记有价值,很优秀,但尚不是一本极深刻,对现实及历史有巨大影响的书籍,以其披露中国疫情真相,对我国弊政提出某种形式的尖刚批评在我国社会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要说在全球有多大影响还难作判断。方方日记之于我国社会、之于我国的现实与历史有重要的正面正向影响,这个结论有基本的事实依据与理论推断。在我们这样一个谎言很容易得到流行的国家里(谎言流行的原因是因为信息的不透明、信息的单一与少交流少辩论少比较等),方方真实的言说显然具有正面正向价值。这符合普世性的文明价值准则。普世的文明价值准则所要求的是自由的言论、言论的自由,言论自由的一个重要内容是言论真实,真实的意思表示。只有真实的意思表示、表达才是自由的,相反,不真实的意思表示意味着可能存在自我克制或被强迫被控制或者为达到某种目的撒谎欺骗。那就不是自由言论的应有之义了。方方的日记、她的言说之所以可贵、出类拔萃的一个原因是她的真实、诚实。真实、诚实地面对社会、人生、事件,然后表述她的思想。至于那些吹毛求疵的人们对她言说不真实的指责是难以成立的,因为在通篇日记中存在一二处失实之处,这是难以避免的。对此大加挞伐是没有理由与不公正的。如果方方日记引发了我国同胞对疫情、对我们的为人、生活及那些规制我们人生生活的基本价值理念与体系的反思,如果真实、诚实的人生哲学、社会哲学得到尊崇,由此而使我们的人生、社会摆脱虚伪、虚浮虚夸之风而走向真实、诚实,则方方作为一个作家功莫大焉!她值得很多的赞美!那些思想偏颇、立场错误、讳疾忌医、看似因为爱国而攻击、误解方方的人们是不当与可悲的,可悲的是这样的人很多很多,这是一个社会问题,是一个荒谬存在与广泛流行的社会问题,需要予以解释解答与祛谬除错。一个社会应该有各种不同的声音,那是社会的必然,人性的必然。如果社会只有一种声音,而且这个单一的、偏执的一种声音往往是错误的时候,在这种声音主导下的人民不能不是苦难与悲惨的了。我国蚊革时的历史、当今的百超显现实都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诚然,一个国家、社会需要共识、需要凝聚力,但共识不应该是谬误,不应该是偏见,共识也不应是排斥异已的单一思想理论。共识应有极大的弹性、空间可以容纳几乎是无限的人类思想而彰显其优秀、美好、有价值的部分。凝聚力也应该是一种善的合力,使全体人民向善而行向文明而行,而不是相反。不要说方方日记有很大的历史文献与文学价值值得我们珍惜,即使这本日记存在某种错误、问题,那也应该允许其存在,对她的错误、问题进行批评、指出就是了。那种几乎全民式的声讨让人看到荒谬邪恶的历史的影子,那种疯狂的言论攻击、人格羞辱就纯粹是文字流氓的可耻作为了,那种甚至欲对一个作家进行身体攻击的家伙就是一个完全愚蛮无视法律的违法之徒了。

@牛牛与星星:这个主播的言论有代表性,虽然不是美国政府的表态,但却颇具代表性。美国媒体传达的是美国国民的观点与情绪。小红粉们不能对此作幼稚解读,不能简单地认为是什么“泼妇骂街”。国家大事,岂能幼稚面对、解读?小红粉们应当闭嘴。我国需要以诚实、勇敢姿态面对美国挑战,并慎重处理中美关系,不使之恶化。中美关系的恶化尽管会造成某种程度上的双方损失,但极有可能我们会伤得更重。以实际的国力而论,我国尚不是美国对手,这不是示弱与什么失志,这是客观判断。慎重地仔细地研判中美关系现状与走向,制定合理合适的应对政策。立场需坚定,态度却需要灵活,不能一味硬顶硬抗,至少是刚柔相济。一个合理的应对战略与具体问题的解决是基本的应对之策。改变自大自嗨的不理智的做法,改善国家形象,争取世界各国政府与人民的理解、谅解,对疫病起源、防控及对外关系、遵守国际公约等,必须有一个清晰、完整、合理的论述。可以考虑起草一个政府备妄录、白皮书,谦虚而坚定地表明立场,传达我国善意,争取扭转目前对我国有所不利的外交局面。那种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的外交言词与行为是没有用的,无助于缓解紧张局势,无助于解决实际问题。高层应当明智、富有远见卓识,才可以避免不良后果。小红粉们如果真爱国,就不要乱说、胡说,给国家添麻烦。如果要说,就要说出对国家有利的想法与意见,而不是盲目冲动地胡说、瞎说。这才对国家有好处,对你们自己有好处。我们目前的处境与一百二十年前的庚子国难有相似之处,但也有不同之处。相似之处是列强围攻,中外面临决裂、摊牌,不同之处是我国国力增强了,此外国际环境不同了。要我国赔偿疫病造成的损失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什么法律依据。但我们需要做好应对包括追责、制裁、关系恶化所可能导致的种种后果的预案。

@牛牛与星星:帝吧青年,应该有些理性,有些判断力,而不是只知为政府行为辩护。政府行为自有政府宣传机构为之辩护、为之服务。青年人应当有独立见解、独立意见。这是写的一段话表明帝吧青年缺乏理性、缺乏判断力,与周小平之流一样无知、愚蠢。我国医疗、教育、养老等民生问题的现状如何?是否处于一个合理水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