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小戎:我与红楼梦

Share on Google+

要是你问我读过几遍《红楼梦》,我真的不知道。如果一百二十回通读的话,大概有三、四遍;光算前八十回,有将近二十遍吧?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大概从十三岁到十七岁,我最喜欢干的事之一,就是翻开《红楼梦》,专挑有宝玉和黛玉的章节看,尤其是黛玉。当然,我这一点小打小闹,在很多红学家眼里不过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不过,我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一生泡在《红楼梦》一本书上,又不能靠它哄饱肚皮,更不能靠它赢得什么“学者”或是“XX家”的美誉。

但无论如何,《红楼梦》是我最心爱的一本书。可是,我只有一本《红楼梦》,列宁格勒本,硬皮、单本,字很小,封面上宝黛正共读《西厢》。那是初三时花七块两毛钱买的,初二时候我就想买下,当时只要六块四,但不好意思和妈妈要钱,只好硬熬了一年。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8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