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我与王怡、李柏光三名基督徒拜会美国总统布殊,讨论大陆的宗教信仰自由问题。此次会见,在教会内外引发颇多争议,也波及了香港教会。日前,建道神学院院长梁家麟在香港最大的基督教报《时代论坛》上发表四篇文章,严厉批评此行是“搞政治”。

三月,我应崇基学院邀请访港,曾会见梁博士,印象良好。记得三年前我刚成为基督徒时,读到梁博士所着之《激流中的委身》,甚感动。当时,我们刚成立的家庭教会没有正规牧师,我只好勉力走上讲台,不懂讲道,便以梁博士的书稿为蓝本。

批评家庭教会

梁家麟这本著作写于一九八九年八月。如今读来,这些掷地有声的字句仍让我心潮起伏:“难道我们一旦成了基督徒,就真的自绝于国家与人民之外?难道在天安门的广场上,我们除了看到灵魂之外,就什么都看不到?我们看不到理想、热血、激情?看不到暴政的肆虐、人民的困苦、大地的呻吟?看不见民众追求民主自由的决心?我们的圣经真理在哪里?上帝对此默默不语?”

十七年后,当我们年轻一代基督徒和人权活动人士为仍受到暴政残害的教友及同胞奔走呼号时,已贵为神学院院长的梁家麟却意味深长地评论:“我不相信中国的家庭教会因此会获得更大的自由……我相信此行能收到对他们个人人身保护的效果,这亦是此行唯一能达致的效果。”这不是一名学者经过严密考证后得出的结论,这是连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也羞于说出的诛心之论。

人一阔脸就变

获得国际舆论的支持,是大陆受逼迫的家庭教会不可或缺的维权手段。近年,华南教会案、蔡卓华牧师案,正是通过国内人权律师的积极介入、异议作家的不断呼吁,以及海外媒体的广泛报道和西方国家的外交压力,才稍有改善。梁家麟一向标榜关心大陆教友,难道对这一切一无所知?按梁博士的“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我和王怡、李柏光不过是“拉虎皮作大旗”的小人,此次会面唯一收获便是人身安全有了保障。可是,梁博士毕竟不是胡锦涛主席,北京当局并没有给梁博士面子,并没有接受梁博士的建议──就在我会见布殊总统翌日,北京公安局“国保大队”三名秘密警察约谈了我的妻子,威胁她与我离婚,甚至表示要制造若干我们夫妇私生活的丑闻发表到媒体。这样的“安全”,不知梁博士愿不愿享用?七一游行中,我看到了陈日君主教、朱耀明牧师的身影,也看到了司徒华、黄毓民等信徒的脸庞,却没有看到当年为六四仰天长叹的梁家麟。梁院长的变化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真如鲁迅所说“人一阔,脸就变”吗?可这小小的建道神学院院长一职,在中共等级制中只相当科级单位而已。为“七品芝麻官”上演“变脸”绝技,值得吗?

及时改邪归正

当我看到曾特首连续三次澄清自己没有参加过支联会的任何活动、也没有参加过八九年的《民主歌声献中华》活动的新闻时,我就理解梁院长为何作如此恶评了。曾特首视支联会为爱滋病毒,不惜抹杀十七年前那灵光乍现的一点良心;梁院长也居高临下地教训基督徒不要“搞政治”,他还记得自己当年的追问吗──“对中国,我们可有什么承担?”

“城头变幻二王旗”,曾特首和梁院长都在演戏,他们期望在包厢中观看这出戏的乃是北大人。梁院长及时“改邪归正”,演技已然直追曾特首,即便当不上下一任特首,也许可以弄上个“三自爱国教会”的副主席来当当?

——苹果日报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