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权和极权是一对罪恶兄弟,都试图逃离出文明社会,但总是被吃了“善恶果”的人们拉着不放。于是,这对兄弟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留守”着,苟延残喘,或者继续黎明前的黑暗,或者实施最后的疯狂。

相对于极权来说,威权似乎还更不坏一点。极权大有无所不至的劲头,是手段,又是目的。比如张学良悲剧,假若落在极权者手里,肯定是不知头掉了几个了。而威权时代,却只是软禁张学良而已,正如邓小平软禁赵紫阳到死一样。

极权,就是用权用到极点,所以刘少奇碰上毛泽东,就只有死路一条。或许,当初若能够监禁到死,刘少奇就一定要谢天谢地了,可是,毛泽东绝不会那样干。他不但要刘少奇死,还要在死之前饱受苦难,屈辱,并冠以“叛徒、内奸、工贼”的莫须有罪名,让他含恨而死,死不得其所。

比起毛泽东对刘少奇,邓小平对赵紫阳就是宽容到死了。但对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们,邓小平还是“开了杀戒”,至今那些冤屈的灵魂还在游荡,那些年迈的“天安门母亲们”还在哭泣。

邓小平不让赵紫阳死,其实邓小平心已经死了,他下令杀了学生,他的一世大名都随着那些断头的学生们一起埋葬了。

非法软禁政治对手,并不是邓小平的发明,他是学习蒋介石的。蒋介石对张学良是仁至义尽,据说张到了台湾也对蒋承认“害了国家”,承认自己当初“有过”。

毕竟他们是结拜兄弟,总是耍点“慈悲为怀”的小游戏,不杀并不意味着自由,于是蒋介石生前就没有张学良的自由——这是惩罚,又是代价。

不过,比起对待张学良来,蒋介石对待雷震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但是,威权时代偏偏比极权时代更不坏一点,对友软禁一生可以取代死刑,对匪实刑可以取代死刑——从某种意义上讲,免除死刑,更接近于文明社会的标准。

雷震是闻名大陆和台湾的争人权的民主斗士,又是蒋介石不能见容的“不安定分子”。

为了对付这样具有煽动能力的大学者,蒋亲自在总统府主持专门会议,亲笔批示对雷震“刑期不得少于十年”、“终审判决不能变更初审判决”,《自由中国》一定要关门,上诉也没有用。如今台湾公开的这些细节,相信大家都会“不寒而栗”,感慨万千:不但应该珍惜雷震为台湾民主自由的付出,也要看到他对大陆争民主自由的意义——具有镜子的作用。

无论威权,还是极权,大都是权力至上的反文明的残暴方式,也是封建专制独裁的“拿手戏”。毛泽东、邓小平杀人如麻,蒋介石也杀人如麻,无论是在大陆,还是在台湾,都有无数的冤魂。

这些独裁者,除了喜欢杀人,还喜欢罗织罪名,毛泽东为刘少奇定的罪名是“叛徒、内奸、工贼”,蒋介石为雷震定的罪名是“匪谍”,也有“叛徒、特务”的意思。其实,在蒋眼里,只要不拥护蒋的都是反对蒋的,反对蒋的也自然是敌人了。如此“革命”的逻辑,自然少不了大量的冤屈。想当年,安徽籍抗日名将孙立人上将军,涉及“匪谍”案件,也差点没被收押——最后还是被蒋软禁,就像对待张学良一样。假如孙立人碰上毛泽东,同样不知死几回了。

幸好台湾现在是民主社会了,雷震案也得以真相大白,得以平反了——而有点威权和又不放弃的极权的大陆,现在却还没到平反“六四”的时候——甚至连“六四”都只字不提了,不敢提了。

今年3月7日,是雷震先生逝世29周年的纪念日,台湾举行“公益信托雷震民主人权基金”成立会,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出席并致词,以党主席身分正式向雷震亲属及所有被政治迫害者两度鞠躬道歉。他说,雷震宣扬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却被诬陷为匪谍而系狱十年,这段历史让人感慨。真是有来就有往,历史旧帐总要算的。马英九代表国民党正式向雷震家属表达,对雷震遭遇的诚挚歉意,总是民主时代的必然,又是告别威权时代的民主见证。而身为台湾当局最高领导人的阿扁,也亲自出席,当场引用史料,直指国民党出身的前总统蒋介石罗织罪名害雷震好苦,并见证今天台湾民主的来之不易。

同样曾经是“民主斗士”的阿扁高度评价雷震为“人权民主斗士”,认为其在政治理念和民族情感间选择了民主、自由、人权和宪政。如能学习雷震对价值立场的选择,民族的情感便能在文化、社会和政治生活中找到适如其份的位置。他还表示,若有机会阅读国民党要员黄杰“警总日记”,其中国民党罗织雷震罪名的细节,如蒋介石如何对雷震案的起诉书“详细批阅,在认为满意处,曾加圈加点,表示激赏”,以及史料馆出版的《雷震案史料汇编》中,又如何在法院判决之前,于总统府主持项目会议亲自批示“刑期不得少于十年”等,要纪念雷震。阿扁如此表态,令在场的雷震家属低头啜泣,频频拭泪。

1986年底,台湾的民主进步党在台北宣布成立。当时还没有公开解除党禁的国民党政府却没有制止,更没有抓人,因为1987年初台湾就要宣布解除党禁和报禁了。如果当初抓人,几个月再放人,是那么地愚蠢。所以政府不愿意那样干,只有默许,期待。

民主虽然不是最好的制度,却一定是最不坏的制度。

台湾民主化以后,国民党的“独把交椅”也坐不成了,轮到了民主进步党执政了,这是文明渐进、和平演变的方式。目前,台湾已经彻底告别了极权和威权。

国民党的威权是过去时,共产党的极权是现在进行时。在现在的大陆,人们只能继续在期望,在等待,等待大陆的“雷震”们一一平反,等待文明渐进的政府“有朝一日”默许大陆的“民主进步党”成立,等待解除党禁和报禁,进而实行民主选举国家领导人、实行宪政,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分立,政府民选,新闻自由,建立公民社会,国家真正进入一个民治、民享、民有的新时代,让大陆和台湾共同建设一个伟大的民主、共和、文明的新中国。

不过,可以相信,民主这个大陆将来时,已经是不久的将来了,让我们期待着,努力着。

首发《议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