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要说,这是一个历史故事,但这是一个与历史无关的历史故事。这么说似乎是显得有些深沉了,但我真的不想深沉,它们只是看起来深沉罢了。我是说,这只是我个人所讲的故事而已。其次我还要说,这是一个与历史无关但与武侠有关的历史故事。这问题似乎就有些复杂了,现在我只能说,如果您单纯是冲着“武侠”这个东西来的,那我恐怕要让大侠您失望了。某些“武侠家”的故事,其实是与历史有关但与武侠无关的武侠故事。而这只是我个人所讲的故事而已。

在讲历史故事之前,我觉得还有必要说说目前也就是现在的事情。现在的事情是,我是个搞文学的诗人,但这并非这件事的关键。关键是,我有个搞历史的朋友。此君现在是历史专业的研究生,一双小眼睛上覆着两片超大号的玻璃瓶底,满脸的历史沧桑感。一个严肃的人看了这张脸,肯定会忍不住感慨唏嘘一番,就如余秋雨碰到废墟遗址一样。可我一看到这张脸就忍不住想笑,惹得此君一见到我就对我怒目而视,恨不得抛下高级知识分子的身份活吞了我。由此可见我是个多么不严肃的人。

继续阅读

《吾诗已成》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