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1968年夏天,全国“文革”正热火的夏天,我还小,至今给我留下了很深的“红色记忆”。

一天,在家门口,看见舅舅正往大门口两边的白墙上写大红字,是一竖联,左侧:毛主席万岁;右侧:共产党万岁。

舅舅先用铅笔划上字格,然后用红的油漆填上,一笔一划的仿宋体,一边一竖条,红字白墙,很醒目,象是招牌。

全文在此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