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8日习总心情指数:-4。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小坏,-1。

小坏理由:看不得老百姓穷。

刚为世界未来经济勾画好蓝图,勾兑好中药汤剂,就听到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老爷弯社发生人伦惨案的噩耗,心情郁闷。8月24日下午,该村里一位28岁年轻的母亲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不治身亡。不日,该女子丈夫再次服毒身亡,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6口人身亡,仅省下孩子们52岁的外公和70岁的曾外祖母。

原因为何?因为穷。

中办送来的报告称,进入这个日前发生极端变故的家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异常的贫穷和难以言说的破败。院落三间房屋全部为危房,其中供老人起居的房屋已经有52年的历程,住人和厨房混用。杨改兰生前居住的房屋同样异常破败,很难想象一个年轻的母亲带着4个孩子在10平米左右的房屋里如何活动。而院落的另一间危房里,拴着一头猪。门外拴着的3头牛成为这个8口之家最值钱的家当。

村民们如是说:“他们家里实在困难,孩子们连穿的衣服都没有,冬天炕上不下来,夏天不穿衣服跑来跑去,三年前他们家还是有低保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几年村上和镇上把低保取消了。”有村民们这样说,“也有人说他们家被取消低保的原因是有三头牛,可是两头牛主要是耕地的劳力,另一头牛崽子还没长大,这些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没有办法变现的。”

看了报告我很气愤,丽媛和小倩都表示非常痛心。丽媛发表重要指示道,大大你这回要结结棍棍骂骂那些逼死百姓的贪官污吏。

是啊,据报告,中央近几年每年给该州拨款200亿济穷,平均每人可以分到1万。这些钱哪里去了?杨家8口人若能得到8万,绝对不至于走此绝路,给刚刚结束耗资千亿穷尽奢华的G20杭州峰会泼粪抹黑。

丽媛有令不能违,可亲自上门相骂有失我大大风度和脸面,于是征得丽媛同意,脱了件贴身内衣交予王沪宁和警卫团李连长,带上我编写的相骂本,专程坐军用飞机去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康乐县景古镇镇政府骂人。

王沪宁一行的军用直升飞机从天而降,降落在穷哈哈的景古镇镇政府前。中央警卫团几名战士迅速清场,给三朝元老王沪宁腾出一块空地,最奇怪的是一只专门从中南海带来的明代黄花梨小板凳上,搁着浸透习大大汗渍的内衣。

估摸着镇政府领导班子都聚齐了,王沪宁大喊一声:“见内衣如见大大,三鞠躬!”

三鞠躬毕,王沪宁请一警卫团战士捧着内衣,他自个儿坐在小板凳上开始宣读我的相骂本:

“自古以来为何反贪官不反皇帝?

因为贪官贪皇帝不贪。

皇帝非但不贪还要反贪。

是不是这个理儿?”

王沪宁见众人默不作声,便再问一次:“是不是这个理儿?”

众人这才意识到王国师之问非相骂本台词,便异口不同声地:“是这个理儿。”

王沪宁想拍桌子没桌子,便拍了下自个儿的大腿,说:“既然知道是这个理儿为何还贪?”

镇干部里有位年轻的副镇长,籍原镇党委书记父亲荫庇大学毕业后直接捞了个副镇长当当。当下见王国师提问而众人沉默,便心想中央来人问我等话,同事们答不上来若我能回答一二说不定钦差欢喜今后在习总面前夸我两句,从此飞黄腾达超越老爸也未尝不可。当下便傻里吧唧地举手回话:“贪官贪官,无官不贪。为官为贪,不贪不官。故在下以为,王国师此问问非所问。”

王沪宁眼睛一亮,顷刻间忘记了自己的使命身份,抚掌大笑:“贪官倒是有贪的道理,所以贪得理所当然。那么请问这位年轻人,你可知道皇帝为何不贪,为何反贪?”

年轻副镇长经王沪宁挑唆,兴趣盎然,明知自己不知道,偏要硬着头皮回答。只听他支支吾吾回答道:“皇帝收税便是贪。此其一。反贪也是贪,夺贪之贪为己有。此其二。”

没想到一个年轻科级干部能掰扯出如此精辟的道理,王沪宁感叹高人在民间。心里有意提携这位素昧平生的年轻人,便问:“请问年轻人尊姓大名?”

“免贵姓邓。”

对方的回答着实让王沪宁吃惊不小。好在三朝元老见多识广经验丰富,赶紧点头致意道:“失敬失敬。小同志莫非是小平同志的后人?”

“非也。我乃甲午英雄邓世昌的后人。”

哦,误会了。王沪宁打起精神,继续念习总的相骂本。

“一切功罪在于各级政府官员。官员廉洁,则国家兴亡;官员贪腐,则国家衰败。中央昏庸,贪官出,贪官出则天下乱;反之中央英明则官员忠于职守廉洁奉公,天下大治。今天的中国,经过三年反贪大治,国家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健康,举世赞颂敬仰。而你们景古镇领导班子,在举国奔小康中华复兴之际,玩忽职守贪赃枉法逼死人命,破坏我党的两个一百年战略规划,唯我党纪所不容国法所不容。

常言道,没有不爱国不爱民的皇帝,只因官员太无耻。

建国六十七年以来死于非正常状态的灵魂,请安息,莫怪党莫怪毛主席,都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干部的错。

文革结束四十年以来死于非正常状态的灵魂,请安息,莫怪党莫怪邓小平,都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干部的错。

三年来死于非正常状态的灵魂,请安息,莫怪党莫怪习大大,都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干部的错。

所有的错,扰民害民逼死人民,都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干部的错。

甘肃杨家六个人的死,都是康乐县景古镇领导班子的错,与本人无关。”

王沪宁念完起身,挥挥手,一行人携带小板凳登上直升飞机,绝尘而去。

景古镇镇干部目送飞机远去,心里不断碎碎念道“掉下来掉下来”。直到飞机从视野中消失也没掉下来,失望写在他们的脸上。待情绪渐渐稳定,众人回到各自工作岗位继续为人民服务。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