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庞大的场院里,到处都是泥泞,但喜庆气氛中的人们似乎并不在意脚下的不便,路面上发出哔叽哔叽的音响,欢天喜地的小孩也在大人的膝下跑来跑去,一个个身上都弄得跟鬼似的。

在一个大教室里,有三个人围在一块黑板前,其中一个略有几分姿色的女人手拿粉笔,正在黑板上演算着一笔旧账,口中骂骂咧咧,把不满一咕脑儿倾泻在黑板前的空气中。

我认识他们。他们是我老婆家族中的人,而我老婆已远去天边,他们想来此地找茬,看来是不会达成目的了。我像影子一样尾随在他们后面。我倒要看看,他们下一步的行动将如何进行。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