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贵仁:在灵魂猛烈震颤之后……——泛论《在社会的档案里》

Share on Google+

【此文曾经被人民文学出版社大型季刊《新文学论丛》采用,作为当代文学评论部分头条刊发在1981年第一期,但在延期印出后因为适逢邓小平改“放”为“收”和反“自由化”而被从杂志上撕下,故未能面世。】

封建的社会主义,其中半是挽歌,半是谤文;半是过去的回音,半是未来的恫吓;它有时也能用辛辣、俏皮而尖刻的评论刺中资产阶级的心,但是它由于完全不能理解现代历史的进程而总是令人感到可笑。

为了拉拢人民,贵族们把无产阶级的乞食袋当做旗帜来挥舞。但是,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马克恩、恩格斯:《共产党宣言》

在这夜阑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刻,第五次读完电影文学剧本《在社会的档案里》,居然还是有一股凛冽的冷气从我胸膛渗出;顿时,周身冰凉;但随即又感到仿佛有一团烈火在胸中烤着,我真想跳起来;突然,眼睛也有些模糊了——举手一抹,竟沾下了一滴关不住的泪水……

呵,我的灵魂又在猛烈地震颤了!

真不知道别人在读这剧本时有怎样的感受。也许,我特别些?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6,8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