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我和阿弟导演的“母女吵架”那出戏后,在和蒋忠梅完全中断接触前,我还去过蒋家一次。那是因为演戏时,小梅终于没有说出“跑二排”这几个字,蒋忠梅吓得快要断的气又回了过来,摸摸假面具,它还戴在脸上,蒋姐依然是齐家贞的“好朋友”。所以那天,她派小梅来我家,要我去修理她的缝纫机。

修理缝纫机是蒋忠梅的馈赠,是我在劳改队学会的手艺,没有这个手艺,我这辈子大概永远无法自食其力重做新人了。

我一直很喜欢聪明伶俐的小梅,她上门来找我,除了不忍心拒绝外,我对她家要我帮忙做事从来的反应都是没问题。事到如今,我一时还改不过来。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