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永全:纪录材料

Share on Google+

贺勇全:我要问你一个问题,能否状告公安机关?

我:要告公安?

贺勇全:是的。

我:你没搞错吧?

贺勇全:作为朋友,你又作为律师,请你告诉我能不能这样做?同时也请你告诉我,有无这样的法律。我是在痛苦与耻辱之中,认为只有你才能帮助我。

我:作为朋友,我义不容辞;作为律师,又是我的良心与职责所在。在你告诉我事情的原委之前,我得告诉你中国并没有这方面的法律。同时,我更想提醒你,假如有这样的法律,往往在更多的时候,它的观赏性大与实用性。其中的道理,我想也就不用多说了。尽管如此,你也不妨细叙原委,让我们共同来看看,能否找出一些事实,想出一些办法。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4,4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