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照片装在一个从宜家买来的木框内,它就挂在我圣地亚哥[1]住处靠近窗口的写字台所对的墙上,照片里显示的则是另一个房间的一角,一扇开启的百叶窗,窗下一张狭小的木桌上搁了台打字机。房间内有些暗,可能是因为打开的窗使拍摄顶光了。窗外并没有景色,而是被一片绿色挡住,不知道那是什么植物,枝叶杂乱,有些是青翠的,有些则已是枯黄。如果稍稍留意窗框背后屋内的墙角,可以发现挂了张照片,是一幅黑白半身肖像。

如果不加说明的话,这纯粹是一张静物照,可以取名为《打字机》或者《窗》,若多愁善感些则可以是《一瞬》或着是《风》,因为在打开的窗的空间内,可以看见一层薄薄的晃动,那是挂着的一道纱,在快门摁动的瞬间,一阵轻风正好把它吹动了起来。那一层薄纱留住了风,令这张内容简单的照片有了活气。拍摄者是否曾经因为抓到了这个瞬间而有些得意呢?

当然,每一扇窗口都可以等到风的吹来。重要的是,风吹进了哪儿。就像桌子上的那台老打字机,它可以无足轻重;但那些字键若是曾经敲打出《老人与海》或《过河入林》的某些篇章,它就不同寻常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