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天光大亮。我站到窗前,电信局的院子里有人在打篮球。

四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其中一个矮个男孩独自成队,其余三人一组。矮个男孩像雪豹一样跑,在对手们的防线中找空隙像隐形人,他频频将球投中。篮球场边的草地上,一个头发染成白色的女孩站在自己的影子里,矮个男孩投进球时,她鼓掌,吹口哨,跳跃。她穿着拖地的裙子,上衣也很长,几乎没到了膝盖,这使她跳动的动作实施起来很不利索,她跳起来,落下来,脚踩住裙边,踉跄几步又站稳,再跳再踉跄……她摔倒了,矮个男孩扔掉球向她跑去,他握住她的手,另一手摁住她放在脚踝上的手……球场上,另三个男孩分成了三组,各自抢夺篮球,纷乱地投球,一个也没有命中。矮个男孩搂住白头发女孩,嘴唇在她脸颊上挪动着,球场上的三个男孩呆呆地站在一边,球兀自在水泥地上蹦跶着……他们围了上去,与矮个男孩扭打起来,女孩着急得又跳起来,为了不摔倒,她提起裙子,第一跳,她又摔掉在地。矮个男孩挣脱出来,将她彻底摁在地上,亲她,亲了很久,另三人在一旁看着。他放开她,他跑到球场上,捡起篮球,拍打投篮,他们跟上他,四人继续打球。女孩的头发被风吹着,一片白云般。她理顺头发,怔怔地看着他们打球。三对一的组合分成了二对二。她没有鼓掌,没有吹口哨,没有再往上跳……

我走下楼,在电信局门口站着。白头发女孩从我身边经过。与她擦肩而过,向我走来的是晃晃与盖头。我们约好了一起去酒吧街。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