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敏如:无为

Share on Google+

从开始有感觉到真正发生只有很短的时间。我虽然尽快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浴室,可是那个令人厌恶的东西却完全不受控制而毫不犹豫地挤出来、流下来。

我一边困难地碎步走,它一边从内裤、到大腿、到小腿,最后大块小块地沿线掉在地上,我一路感觉到它的潮湿与温热。

近来,我的生活就局限在这长沙发上。过去在旧房子时,淑英就坐在身旁,我们看过一部部早已不记得内容的连续剧;有时看完电视便一起去夜市走走,吃碗爱玉冰什么的。现在我让电视24小时全开着,家里没人讲话,即使是广告也比外面的车声好。

儿子就在隔壁,就是紧靠长沙发这道墙另一边的房间里。他控制我的钱,不让我能随时随性买电视邮购产品;也常骂我:电视开着,人却睡着,音量也大得让邻居找管理员来抗议。有时强迫我换掉白得发黑的内衣裤,更死命地要把我推离坐得已经磨破表皮而看得到内层的沙发;他大声吼我,怎么就脏得坐在沙发上小便,不但恶臭难闻,四周爬满蟑螂也无动于衷。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5,77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