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积攒的,古怪地,古怪地被火车闷燃
我们是城市的囚徒或战士
走在山路上,我们把积攒的;
缓缓排入荒野。

荒野不说话。山峰总是远远的。
坡上的黄牛竟有着湿汪汪的眼;
我们把积攒地,扔入风中
连急跑的狗都土头土脑的;

继续阅读

By edit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