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龙:狱中小生灵

Share on Google+

求其友声

天虽然还没有亮,醒来,却已有个把钟头。

监室内外静静的,被窝里暖暖的。躺在里面,任由谁此时此刻——不,任何时候也管束不了的思想天马行空,独来独往。目前状况下,这是令我深感惬意的享受。

现在是几时,几刻?天,是否就要冲破黑暗,迎来光明?正在东想西想呢,正如往天那样,那早已耳熟的,每天拂晓前都会准时传来的一只小鸟银铃般的鸣叫,又悠扬婉转,令人解颐地穿透黎明前的夜幕,越过高墙,飞进铁窗,进入了我的耳朵。

虽然只闻其声,不见其影,更不知其名,但一听而知,小鸟的啁啾声里显然带着浓浓的,刚刚睡醒的轻松和快意。我被小鸟欢快的歌唱感染得舒坦,甚至是兴奋起来。情不自禁地,我撮起双唇,叽叽,和监室外的小精灵打了个招呼。

啾啾!听,它听见,也听明白我的“早安”了。因为往天,小东西一般只是例行公事般的“啾啾,啾啾,天亮,起床”几声,便算是尽到职责,然后悄无声息地不知飞向何方,开始为一天的生活劳作、忙碌去了。

叽叽,啾啾;啾啾,叽叽。话逢知己,它有来,我有往,一唱一和,我们的对话,可谓兴致勃勃,很是投机。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1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