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警方首次披露唐荆陵案情 称撰文及印刷出版物含“煽颠”内容

2014-08-28

14082523309989图片: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网络图片)
Photo: RFA

广州维权人士唐荆陵的代理律师刘晓原星期四到市公安局,首次听取警方披露其当事人的案情。警方称,今年以来,唐荆陵撰写文章、印刷非法出版物,经过鉴定有涉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内容,并称拒绝律师会见是因为“会影响侦查”。曾收到相关出版物的成都维权人士陈云飞对此表示,他收到的书籍都是专家所写,提出和平转型及公民教育。

今年5月16日在广州家中被警方带走,后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的维权人士唐荆陵,6月20日被更改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其律师本周一到白云区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被办案单位拒绝。周四上午,刘晓原律师接到警方通知后,赶到公安局预审支队听取案情,被告知唐案主要涉及今年以来,他的当事人涉嫌印刷了非法出版物送给一些人,出版物中的部分文章是唐荆陵所写,经过鉴定,文章涉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内容。

刘律师星期四中午告诉本台,当天上午接到电话后,前往听取案情:“市公安局预审处的人员,穿着便衣,给了我不予会见的决定通知书,谈了案件的基本情况,主要说唐荆陵印刷了很多非法出版物,里面的文章有他自己写,也有别人写的。我问内容有没有煽颠方面的,他说文章是经过鉴定,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内容。他说案情主要是这些,他说自己并不了解更多”。

刘晓原要求公安解释律师为何不能会见当事人,警方的答复是案件敏感。刘律师说:“警官好像把这个案件当作一个很神秘的案件。我反复问为什么不把案情直接告知,我也问为什么这个案件的罪名改变了,他们说在侦查过程中,发现证据有变化,这个案件延长了一个月的侦查羁押期限,到9月20日。他们也说,这次不批准你会见,并没有说以后也不让见”。

在三十分钟的谈话中,刘晓原表示,他多次重申法律的相关规定:“他不让会见的理由是可能有碍侦查或者涉及国家秘密,我说作为一个律师会见他的当事人怎么会有碍你们侦查。我也说了你们在案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之前,必须要让我们律师会见。特别是更改涉嫌罪名之后,因为法律规定任何当事人都可以见律师,作为律师可从当事人处了解情况,向他提供辩护意见。他们说会向他们的领导反映”。

刘晓原当天下午在其推特表示,律师会见当事人,怎么可能会有碍侦查?这并不是涉密案,有何秘密可泄露?说律师会见有碍侦查或可能泄露国家秘密,这是典型的“有罪推定”。

5月16日,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三人分别被国保从家中带走,后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唐荆陵的另一位律师刘正清曾表示,当时警方审讯其当事人主要围绕他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及“六四静思节”、“429林昭纪念日”与“废除户籍隔离”等内容。但变更涉嫌罪名后,始终不准律师会见。

在唐荆陵被羁押期间,广州公安曾跨省到四川成都搜集相关证据,并打伤拒绝为警方作证的成都维权人士陈云飞。陈云飞星期四对记者说,他收到唐荆陵的书籍,但没有看到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内容,事情恰恰相反:“他给我书的内容完全没有(涉煽颠),而且都不是他写的,都是一些专家写的,而且内容都利于国家、民族,从来没有涉及颠覆,而且对这个党也是有好处,对中国和平转型,如果不是按照这条路走,这个党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他们都会成过街老鼠。所以(书)没有任何颠覆的成分”。

记者:后来警察又找过你吗?

回答:他们来找过我,要我作证,我不配合他们,他不高兴,打我。而且这个姓陈的国保还在逃逸,我下一步要去广州的广东省公安厅,要求公安厅长缉拿逃逸犯。

广州三君子案中的另两人王清营和袁新亭被羁押至今,目前无法会见他们的律师。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马平)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