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知青要求回城请愿

——“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

夏季,是个万物伸张的季节,但我的情感却突兀有点收煞而怀旧。今夏,我就那么鬼使神差地乘车踏向了已经阔别了37年多的人生第二故乡——泰山脚下的“樱桃园驻军四连”所在地,要在那里寻觅一个旧梦:荒唐、苦涩、但又令人留恋而难以忘却。那里的山山水水都镌刻着一个另类时代的另类记忆——我的知青记忆。

一路上,我早已被历历在目的往事,裹挟在一种历史误导了的岔路口上张望。我们不会忘记那个中华民族的多事春秋,随着“伟大领袖挥巨手”的指引,中国的知识青年要接落后农村的“再教育”于是便有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历史画卷,而我也有幸成为了这历史画卷中的一个墨点。

记得1971年春,我未满16岁,与父母恋恋不舍地渡过了最后一个春节,不久便负笈从师了,正式参加了山东建设兵团独立团四连,属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一种。当时说我们团是工业团,四连是军工被服厂。最初,我们在济南解放桥附近的省政协大院集训。这初春的大院里,绿色层层,鲜花朵朵,环境十分幽雅。当时一些被中共特赦的省级知名国民党战俘多住在这里,如李仙洲,我们每天清晨跑操,都能见到他白发苍苍,腰板毕直地在散步的身影。我初踏社会的集体生活,就在这里拉开了序幕。那段仅有月余的短暂生活,既新鲜,又温馨,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与冲动。在这批女生居多的知青中,属我年小,因而倍受关照。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