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bird singing in the dead of night
Take these broken wings and learn to fly.
All your life
You were only waiting for this moment to arise.

一直想把保罗·麦卡特尼的这首歌转到手机里作铃声,却总也不知道怎么弄。为什么偏偏是它,而不是别的歌呢?觉得好听自然是第一,而且它又不像别的歌那么有名,到处唱被听滥了。况且这首《黑鸟》我甚至不会唱,只会哼,除了第一句,后面我能记得的只有blackbird,整首歌里飞来飞去就是这个词。

租了一张麦卡特尼演唱会的碟来看。演唱会的地点是莫斯科红场,时间2003年。现场到处铺张着红色,充满象征,也显得喜气洋洋。娃娃脸的老头一袭红色西装,从后台一路从红地毯上跑来,蹦蹦跳跳登上台。他的俯视之下,人海已经覆盖了红场,并且蔓延至四周的街道。演唱进展的同时,镜头不断穿插观众的反应,人们如痴如醉的神态,仿佛再现了当年披头士跨越大西洋席卷北美大陆的盛况。观众中也有不少的熟面孔,比如当时尚余热未消的库娃,还有些俨然是名流但我们叫不出名字的,可能是俄罗斯的李亚鹏、王菲、范冰冰和郭晶晶吧。坐在正当中的,是一排官员和大亨,居中的竟是普金。演唱会高潮处,全场的眉飞色舞,普金边上的大亨和高官也不禁地鼓掌,俄罗斯总统却一如既往地僵硬,嘴角刚有些笑意,立刻又被收敛住,显得前面的笑也是挤出来的。在我看来,普金的出现,怎么都像是礼仪,是给麦卡特尼的国宾规格。或者是为了争取年轻选民?总之,普金不应该是披头士的歌迷。但是,当时的普金没想到的是,他参加的却不是一次纯商业的演出,也不是东、西方的一场联欢,事实上有人却认为这是一场为“冷战英雄”加冕的庆功会。因为,在我看的录像的开始,在红底上打出的一行白字是:

披头士乐队对苏联解体所做的超过任何西方机构或团体。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