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们苍白而光滑的面孔
贴满沉默的岩石
变成象形文字任风撕噬
先祖不落的太阳明亮
摇曳万众的头颅
为争夺栖息之巢在腐烂的尸体上熔化
干干净净地吮吸灵气
雄鸡被装饰在红木桌台
原始的欲望高涨
瞬间迸发火焰燃烧无边的森林
沉重的雕塑永恒
手上的酒香飘进门槛
谁也无法捕捉
土地的每一处都有敞开的窗
向鹰明喻一种真理
而满弓似的心
始终巡视着尖顶楼房
纵使山洪泛滥
也对抗不住声带的弹性
下跪下跪下跪吧
你们赖以生存的殿堂灿烂光亮
神灵飘然出洞
为水巫设计的服装涂上金黄的颜色
热烘烘的生命将弥漫西天祭诗友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