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叫他穆舍比都,好象他从来就没有过姓氏。他是一个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哈塞第克会堂的人。我出生在赛盖特,一个川赛威尼亚的小城渡过童年。小城里的犹太人都喜欢他。他贫穷,生活简单。一般说来,我们那儿的人乐于帮助穷人,但对穷人并无特殊好感。穆舍比都是个例外。没有任何人为他感到为难,他也从为妨碍过别人。他深喑不为人注目的艺术,使别人几乎看不到自己。

从形体看他笨拙得像个马戏团的丑角。他那流浪儿的胆怯逗人们发笑。我喜爱他那大大的,梦幻般的眼睛,在凝视远方中失落的眼神。他说得极少,原本喜欢唱歌,或者说,是在吟诵。你能听到某些片段叙述着神意的受难和被驱逐,他,按照卡巴拉的说法,在等候神的拯救。

我和他接近是在1941年底,那时我十二岁。信仰深挚。白天我学习塔木德法典,晚间去会堂泣悼神庙的毁灭。

一天我要求父亲为我找到一个导师来指导我作卡巴拉的研学。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