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葬礼致词人

火车站上,亲人们沿着噗噗直响的火车奔跑,边跑边挥舞着手臂。

一个年轻人站在车窗后,玻璃窗拉到他腋窝高的地方。他的胸前捧着一束枯萎的白花,脸色严峻。

火车站外,一个年轻的女人带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小孩。女人是个驼背。

火车正要开往战场。

我关上了电视机。

父亲趟在房子中间的棺材里。四周的墙上挂满了照片,把墙壁都遮住了。

其中一张照片,父亲只有他抓着的椅子一半高。他穿着童装,弯曲的腿上都是一团团的肉。梨状形的头,光秃秃的。

另一张照片里,父亲是个新郎。只看得见半个胸部,另一半是母亲拿在手上枯萎的白花。他们的头紧挨在一起,都碰到了耳垂。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