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柏林墙倒塌的那一夜,我这个墙内人居然记不得自己究竟在干什么。

读书?写作?

是的,我有过日记,有一些掉失了,有一些毁掉了。

我不知道其他写作者的感受如何。在那个时代,写作与自由都被打上了非法的络印。在墙内,写一首纯粹的抒情诗,也会让作者感到自己好像在犯罪。

我确实已经记不得一九八九年夏天以后所有的日子。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