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做梦总是被人追逐,逼入绝境。今天还好,临近危险时就被隔壁的一阵吵闹声弄醒。才五点多,我勉强瞄一眼表。老婆哼一声,又翻身睡去。昨晚他们就开吵了,估计性生活不和谐,不然一夜下来早解决了。

我按摩小腹时,小人醒过来,嚷着要妈妈拍。老婆只得起身,坐在她的婴儿床边。她又嚷着要妈妈戴眼镜。老婆只得又戴上眼镜,脸上的表情却无比痛苦。小人因此很不满意。老婆经常说,你违反丁克协议吵着要孩子,分明是想找人一起来压榨我的。

我暗自得意,继续按摩阴囊。据说如法不懈,八十岁还能坚挺不倒。老婆一边打哈欠,一边不屑地冷笑。

厕所,总是在需要时被占领。再过两个月,等小人进了幼托班,就好把老娘打发走了。当然,再买房无论如何要买两卫的。我背起双肩包,直冲下楼。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