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蜂的父亲长洲首富黄河清气势汹汹地跑来我们学校,整个PLK第一中学的同学都站在走廊上看楼下保安七手八脚不知所云的情景。黄河清背后还有两个男人,也许是中南海保镖那样的角色。他正在等待我们的老姑婆女校长接见他。

“听说,黄蜂逃了!”A班那个曾经欺负过阿MAY的高脚妹挤到我们这边的走廊来了,她喜欢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别瞎说好不好?好像你是他妈妈似的!呐,他爸爸来了,你还不下去?!”阿MAY毫不客气地冲着她吼到。

看楼下他们几个你推我拥的样子,真的好像发生了什么天大的大事。黄河清穿着一件黑色的类似于梦特娇牌子的好老土好老土的T恤,我一贯对这个牌子的服饰都不怎么样捧场。下身是一条说不上是牛仔还是西裤的裤子。脚下是白色的说不上是BALL鞋还是皮鞋的鞋子,总之,他的装束给人感觉怪怪的,跟他的儿子黄蜂比,唉,差远了。

“是的,我真的听说他去北京了,好像是去打那个青龙帮的大佬。”A班的女生除了学习成绩好,没有一样优点是值得学习的。

“为什么黄蜂的爸爸黄河清衣着那么怪呀?”我故意问阿MAY,免得她跟A班的坏蛋女生吵架。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