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间进入一九七六年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一年中国会发生那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不过人心惶惶不安,却是新年伊始人人都能感觉到的。就连我所在的荒僻的小县城,人们也是惊惶不安地迎来这新的一年的。

文革已经进行了九个年头了,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对这没完没了的运动,人们疲惫了,厌倦了,憎恶了。文革开始时青年人的那种狂热早已不知去向,他们已经被驱赶到广阔的天地里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多人都在思考问题。普通民众心里充满迷茫,特别是在毛自己指定的接班人成了叛徒卖国贼而且死于非命后,他们在问:这怎么解释文革?毛的威信因此一落千丈。大家开始小声嘀咕: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真实目的并非反修防修那样冠冕堂皇,其实不过是诛戮开国功臣,实行更加严厉的恐怖统治罢了。一些人甚至在心里想,恐怕只有毛死去,文革才能结束。偷听美国之音的人们获知毛的健康每况愈下。然而,毛假如一旦真的死了,中国会成什么样子,谁也想象不出,也不敢想象。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