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本网获悉:2016年11月18日,709被捕人权律师谢阳的案子,在挨过长长的15个月、两次退回补充侦查、三次移送检察院的漫长程序,终于又迎来了法律规定的辩护律师会见的日子。

2016年11月18日,谢阳家庭的十位家属陪同谢阳的辩护律师蔺其磊一起去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早上九点,一行11人到达看守所,满怀期待地目送蔺律师进入会见接待室。

这些家属是:
谢阳妻子:陈桂秋
谢阳爸爸:谢惠成
谢阳妈妈:梁凤英
谢阳大嫂:黄仪
谢阳大哥:谢扬军
谢阳大姐夫:肖松
谢阳妹妹:谢菊萍
谢阳岳父:陈甲木
谢阳妻兄:陈列幸
谢阳妻妹夫:吉运节

下面是今天蔺其磊律师看守所会见经历:

蔺其磊律师:谢阳律师案件进展情况

2016年11月18日九时,我又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第一个递上会见谢阳律师的手续,办手续人看是会见谢阳,自语到“谢阳能否会见呢”,旁边一个人去打电话请示去了。

半小时后终于有答复了,看守所的人员说“还是不能见,找办案机关吧”,“办案机关又延长了期限两个月”。我说你们不要给办案机关说谎了,法律规定退补最长一个月没有延长的规定。他随时又说:你去找领导吧。

他奶奶的,法律规定屁用不顶了。

长长的二楼看守所领导办公楼,竟无一人!好久教导员室刘科屋里有人,但他说不负责此事,我让他联系所长尹志良和值班赵副所长,他随后告知随后赵所长会来,但等至下班,连刘科也没人了。

如果说长沙市检察院李治明检察官在谢阳律师案件两次审查起诉期间以天天提审谢阳,来明目张胆阻止律师会见是无耻的话,那么在谢阳律师案件最后一次移送审查起诉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拒不安排会见让找所领导而所领导全部耍“失踪”,就是无赖行为了,而法律在长沙连废纸都不如了。

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

%e4%bc%97%e4%ba%ba

陈桂秋

蔺其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