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这一亲切的称呼用于所有抬头,以下略)送我的吴亮书读完了,几乎一气呵成,周五读到周日。本不需如许时间,有岔气,图书馆告我借书超时,为少罚钱,只得将所余八本书匆匆翻读一过。新校图书馆,我总共借书三次,已被讹去一百多元。不过,这两天混合轮番阅读,真正一字一句读下来的,也只有这本《我的罗陀斯》。

现在四五十岁人即开始写个人回忆录,我有点不以为然。他们可能太受《四十自述》、《朝花夕拾》、《创造十年》(后二种还不是正经回忆录)影响?我不以为然,主要是从人寿保险角度考虑的,今天的人营养这么好,随便一活就是八九十岁,急啥呢?

吴亮书不同,一则不是个人生平事迹而是七十年代阅读史,那就属专题书之列了,再则,究竟是奔六十的人了,要写,真可以开写了。我写过一文,是对两位同龄人的感想,其中对张博树君所撰中国宪政问题大著写了一段话,移用来表达读吴书亦约略相当: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