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6日18时许,甘肃省康乐县景谷镇阿姑山村,28岁女子杨改兰在其家房屋后一条羊肠小道上,用斧子将自己的4个亲生子女(一个6岁,两个双胞胎5岁,一个3岁)砍杀,在发现孩子未死后,又逼迫他们喝下农药,随后自杀身亡。 外出打工的丈夫李克英在接到电话赶回后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他一言不发、没流眼泪,抱起还没死的小儿子就向村口跑。半路上,儿子断气了,他又木然把儿子抱回家。 在平静料理完一家人的后事后,这个男人也以喝农药的方式离开了人世。

如此惨绝人寰的”自我灭门”事件震惊全国。何因?网上热评如下:(1)赤贫且无望;(2)取消低保;(3)超生儿无户口;(4)家庭不和睦;(5)个人心理因素。官捧作家周小平认为,杨改兰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咎由自取。党媒环球时报12日发”桂华” 署名文,13日发”本报评论员单仁平” 文对此事件点评。

桂华文强调两因:(1)”杨改兰的丈夫是入赘到杨家,同杨家人的关系不好,夫妻也处于分居状态。”(2)杨家只一人外出打工,”杨家的劳动力安排并没实现最大化” 。文中最后一句话是”还需对很多的社会偶然性留有想象” 。

单仁平文抨击网上广为流传的网民”光伏冰冰” 的《盛世中的蝼蚁》一文,说其文”较为冲动,煽情” “煽情何其简单” 。《盛世中的蝼蚁》一文在详述杨改兰一家令人难以想象的绝对贫穷且无望的状况后,披露了吹捧该县扶贫政绩的文章。《盛世中的蝼蚁》文讲”穷,并不可怕,比穷更可怕的是失去了希望和信心” ,文后总结到:”所以,真不是杨改兰问题,确实是社会的问题。”单仁平点名批《盛世中的蝼蚁》一文后大摆政府扶贫功绩,强调”有疏漏则是绝对的” 讲对政府的”指摘” “不应是动辄上纲上线的棍棒” 。

一贯的棍棒手居然也怕棍棒了,对不起,我们的态度是:一叶知秋,从偶然看必然,从表面果看深层因,从多因看主因,从基层看高层决策,从刚开过的G20的豪华排场看对弱势群体的财政倾斜还可有多大提升空间,从杨家悲惨个案看国家与执政党在扶贫、计划生育、弱势群体上升通道及自身权利等方面的执政有什么问题?我们政治反对派的责任就是不断地用”上纲上线的棍棒” 敲打执政党,受不了吗?可以不干。

北京查建国9月14日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