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那天晚上,她决定把自己的身子给他。

散发浓烈香味的蔷薇花的田野尽头,有一点亮光,那就是他的所在。他是会要她的。那天在一起共进午餐,两双筷子一起进攻一根腊肠,他赢了。“把口张开,”他命令。她服从了。当圆的香肠从舌尖滑入口中,她颤抖,他也颤抖了,可是他们依然连手指也没碰。

她从疾走变成小跑,排球运动员的敏捷使她轻易地在凹凸不平的田间小道上跳跃,黑丝的长发也随着她跳舞。选择已经结束,今晚是一个新的开始,未来有多少险滩,她已经不怕了。原来最痛苦的东西是矛盾、选择。一旦作了决定,一切的沉重都消失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