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88%91%e7%9a%84%e6%88%98%e4%ba%893就在这大大小小的一帮孙北川们阵地同臂高呼“祖国万岁”时,本酒葫芦双手合辑内心默念我主慈悲阿弥陀佛别让他们喊出什么脑残口号——还好没喊——只要他们喊不出脑残,我相信第二次文革可推迟三年。

就在大小孙北川们一个个向孟三夏交待后事:如果我牺牲请把这点钱………我继续内心默念千万别交党费从而陷组织于百年不仁千古不义——还好无一例外的转交家父家母,否则咱二次文革立马驾到。

就在导演信誓旦旦向全国人民盛宣本片票房最少五个亿——我不知究竟该过度悲伤还是烈焰眉梢,不知全国人民笑过之后几度残照吐艳,不知该为某主义偷泄私洪还是击掌加油——还是某主义活到这份上只剩下旷世自恋——有道镜月水花虽见好,只是黄昏待哺。

这是一部没有敌人只有敌方的战争电影——通片没一个敌方角色,有的只是一帮热血沸腾的自拉自唱自决自战的向着不知名的敌方进攻或严防死守——如此人间绝版也不失一景,但希望——希望不是21世纪的集体自干五。

这些年貌似的主旋律个个像个缺钙的孩子还没暴晒就骨胳吱吱作响,好端端的《开罗宣言》竟一脸不伦不类的让没一毛钱关系的伟大领袖有了一毛钱关系,哥们的确颠覆了神奇和腐朽之溟溟有界,但却自由派天方笑指夜谭国产左派无语但话凄凉——于是本酒葫芦星夜放言:见过丢人现眼的,没见过这么丢人现眼。

后来2016版《白毛女》打着国母圣旗大有当年陈圆圆赛金花重挚艳牌闪亮登场之势——结果市场反应不说也罢,说穿了我都脸红——尽管本人只为美女脸红,为一部主旋律脸红但属首次。

至于本主旋《我的战争》之票房,若真若导演预飙至少五亿——若真导演大人的伟梦成真,我相信那个主义一定能在有生之年解放全人类——但只是开局三天的票房太让老夫——这没心没肺的老酒葫芦终于学会了“嘿嘿,不好意思”。

本主旋结尾时男女主角互问,我们这么干,我们的后人会记得吗——且容本酒葫芦代后人回答:若你们真为后人,后人一定记得,若这场战争真为历史而战,历史一定不会忘记——能让本人记得的一个个铭刻在心的名字是张灵甫、戴安澜、余程万……至于这场战争——恕我直言谁的战争谁记得。

2016-09-17午后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