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临耶路撒冷,站在旧城金门外,望向吉隆谷那一边的橄榄山,山脚的万国教堂美丽的马赛克立面,和山腰一片葱茏中耸然而出的圣玛德琳修道院的七个金色洋葱头,是那样的炫耀和悦目。

橄榄山

图:在耶路撒冷旧城金门外望向吉隆谷对面的橄榄山,山脚是立面非常美丽的万国教堂,山腰上的圣玛德琳教堂的金色洋葱头破绿而出。极目右望隐约可见那状如泪珠的哭泣教堂。(蔡咏梅摄)

第一次到耶路撒冷是上一年的复活节,曾住宿在橄榄山上,无意中获知二十世纪死于布尔什维克暴政的俄国伊利莎白女大公葬于橄榄山腰的一座俄罗斯东正教女修道院。但这座教堂每个星期只开放短短六个小时,而我偏偏又生不逢时,竟至缘悭一面,留下了很大的遗憾。这个遗憾也就成为我再访耶路撒冷的强烈愿望之一。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