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岭:离祖国越远,离母语越近

Share on Google+

2011年法兰克福书展书亢出版社(Suhrkamp)批评家晚会上的演讲

我以能在书亢出版社的年度批评家晚会上发表演讲为荣。

哲学家哈伯玛斯(Jürgen Habermas)在他的《时代精神状态的关键词》一书的前言中曾谈到他眼中的书亢出版社,他认为,书亢出版社不但体现,也铭刻了战后德国文化与思想的发展历程,自1960年代以来,没有一个德国知识分子不受书亢出版的书的影响,而所谓的“书亢文化”正是前发行人齐格飞·温赛德(Siegfried Unseld)个人素养和意志力的体现。假如我的想象没错,在Siegfried Unseld的家Siegfried Unseld Haus举办的批评家晚会历史中,一定有过不少我曾仰慕的伟大作家或思想家,如阿多诺(Theodor W Adorno)、哈伯玛斯的身影。

多年的流亡生涯中,包括在台北台湾师范大学公馆校区图书馆写这篇演讲之时,我脑子里不断浮现的,是两段凝练成诗的汉文字,其中一段来自二千三百年前,是诗人屈原在长诗《离骚》中的自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他被楚怀王逐出郢都,送至汉北,再从汉北被迁逐江南。流亡期间,屈原写下了《离骚》、《九歌》、《天问》、《九章》、《远游》、《渔夫》和《卜居》等长诗,而他多舛的命运,令他成为所有流亡诗人最早的原型。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1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