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芳:潘永忠谈2016柏林国际文学节

Share on Google+

%e6%9f%8f%e6%9e%97%e6%96%87%e5%ad%a6%e8%8a%82享有盛誉的德国柏林国际文学节于9月14日至17日在柏林举行。这一文学盛事自2001年启动以来,每年都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的文学家和文化人。今年度的柏林国际文学节一个重要的内容,突出介绍了目前仍在狱中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及其夫人刘霞的思想和作品,主题是:空了六年的椅子。这项活动的主要目的是唤起国际社会继续关注这对夫妇的命运。此外,2016年柏林国际文学节还将「从思想文化上解构专制体制」提上会议日程。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目前在德国定居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潘永忠先生谈谈今次活动的意义。

法广:今年柏林国际文学节受到格外关注的一个主题是「空了六年的椅子」,聚焦目前仍在狱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及其夫人,请谈谈此项活动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潘永忠:我简略概括为三个方面的意义:第一,宣传刘晓波,与中国现政权形成强烈对比。主持人史丹泽(德国联邦政府前驻华大使)在主持的时候说道:刘晓波是除了1936年犹太作家、记者Ossietzki及昂山素姬之外第三个在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廖天琪补充道:不仅如此,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大陆的家人、亲属甚至同事朋友能前往颁奖典礼的获奖人,为何掌握党、政、军、警、公安和媒体宣传于一手的中共政权如此惧怕一个只能动笔杆的文人?因为刘晓波就像一面镜子,掌权者在镜子里可以看到自己的丑陋狰狞;世界在镜子里可以认识到中国现政权的专制独裁的本质。

第二, 宣传和发扬刘晓波精神,是开启中国社会转型的一把「钥匙」。我们看到不少国家的社会转型,都有自己通向变革的「钥匙」,一次事件,或者一个人物。匈牙利是「匈牙利纳吉事件」,韩国有「光州事件」,台湾有「二二八事件」,捷克有「布拉格之春」,缅甸是一个人物昂山素季女士,南非是曼德拉,波兰是瓦文萨等。中国也有自己的变革「钥匙」,一个事件,就是「六四事件」;一个人物,就是「刘晓波」,所以紧紧抓牢这两把「钥匙」,好好做文章,就能催化出中国社会的政治转型。

第三个原因是,宣传和发扬刘晓波精神,让中国人民看到未来的希望。哈维尔与他的朋友们在1977年发表了《七七宪章》,1989年11月17日,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出现超过十万人的游行活动,向政府请愿结束捷克共产党统治。这以后捷克政府举行了第一次的多党选举,哈维尔所领导的「公民论坛」获得胜利,哈维尔担任总统,完成政权的和平转移。2008年,刘晓波起草了《零八宪章》,它的意义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坚持和努力,中国的和平也将不会太久了。

法广:刘晓波是一个怎样的人?柏林文化节推出了怎样的刘晓波夫妇?

潘永忠:在会场上,大家开始在介绍刘晓波的时候,有朋友就提出:不够把他往高度提。但是在会场上,不管是主持人史丹泽、还是廖天琪或是廖亦武,他们都是如实和平实的陈述。介绍刘晓波。像廖天琪介绍道:文革十年正值刘晓波从少年成长成为成年人,他亲身经历了暴力、斗争、残酷、愚昧和谎言,人性中最恶的一面。他偶尔也扮演过帮凶的角色,曾经是个好打架、粗旷、冲动的青年。到了70年代末,性格逐渐稳定,80年代改革开放,中国思想界进入狂飙时期,各种传统及西方的思潮涌入,曾经生活在荒凉如沙漠的青年们如饥似渴地、如海绵一样把外来的思想、艺术、审美、文化、哲学全盘地接纳,廖亦武和刘晓波都属于这一批人。刘晓波苦读钻研中西方的文学、哲学、甚至宗教,同时跟同学和老师切磋,很快就青出于蓝。他敢于挑战当时的所谓四大思想家。他在北大的博士口试其场面的轰动,可以载入史册。刘经过天安门事件后,逐渐更多地介入一些社会活动,三度入狱。本世纪以来专心写作,性格也更加地沉稳和谦卑。

史丹泽介绍说,他在担任德国驻中国大使时,曾邀请刘晓波和一群他的文人朋友到德国大使馆去,他们离开时,使馆一位女士说,刘看上去像个黑社会老大。廖亦武说刘能吸引人们聚集到他身边,能服众。廖天琪说刘担任笔会会长(2003-2007)期间,将许多知名度非常高、优秀的作家都说服加入独立中文笔会,这是他的个人魅力和威信。

廖亦武在介绍刘霞时说:刘霞实际上也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爱笑的女孩,抽烟喝酒都很行,傻呼呼地是个地道的艺术家。但是当晓波被判11年消息出来时,他跟刘霞通电话,她足足哭了20分钟。她曾经写过一首诗,她是「一只鸟」,那是多么自由逍遥,后来鸟变成一棵树,伸根在地,永远被钉死在土里,再也动不了了。这就是刘霞的自我写照。

法广:刘晓波最近一次入狱至今已近七年时间,期间,他和他的妻子刘霞历尽劫难。虽然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他所倡导的以非暴力方式争取人权的主张以及政治改革的呼声为什么没有引起官方的认可?

潘永忠:实际上,我们一方面能够看到中国专制政权的顽强,另一方面实际上是很说明问题的。我举个例子说,当初八九民运的时候,邓小平要求武装镇压学生,中国政府就这么做了,军队就这么做了。但是同样的情况,在东德,当初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他们政治局会议上也有人提出来,但是东德就没有这么做。为什么?实际上东德呢,大家分析下来,整个东欧那些国家在变化的时候,因为他们不仅也有专制政权,但同时他们也存在周边的顽强的宗教文化和欧洲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共产党在执政以后,把传统的中国文化,我们在批林批孔、把孔老二、把这些传统的文化、儒家思想,全部批得一塌糊涂。还不仅如此,还把中国的宗教文化,作为四旧全部铲除掉。实际上,整个社会的基础,作为一个人类传承的、主要是两条腿;一种是传统文化在传承,还有一种是宗教文化的传承。而中国政府把这两个东西铲除掉,对中国的影响确实很大。但是,我相信中国未来的一些年,还是会变。还会慢慢慢慢地苏醒过来,和世界接轨。

最后我介绍一下,在整个活动当中发生了一些场面互动,非常感人。比如:廖亦武在谈到《零八宪章》的签名时,他是完全出于对刘晓波的感情,所以他看都没看就签了字。当警察第二天一大早就请他「喝茶」,质问他《零八宪章》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廖说:没听说过这名字,警察念了一大段《零八宪章》摘录文字,廖还是说:听不懂。警察说:那你为什么在刘晓波的《零八宪章》上签名?廖说:那是必须的!那是我们的情谊。

台湾新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也评说了一下,他说:廖亦武是凭感情在《零八宪章》上签了字,但他是认真读了《零八宪章》,当时也签了名的。他说:台湾向来支持中国的民主人权运动。而且今后还会持续下去。

第二,廖天琪在介绍在文革浩劫中成长的那一代人,现在都发生了变化。像习近平作为官二代在执政。但刘晓波同样是在文革中成长,却走到相反的路上了。有观众问「为什么刘没有转过弯来?」廖天琪回答:「因为他没有出卖自己的灵魂,他不向权力低头或妥协,他始终站在权力的对立面,他写的文章往往是替无权利者争取权利。」这番回答赢得了场上一片的掌声。

第三、柏林国际文学节「空了六年的椅子」活动结束后,台湾驻德代表处谢志伟大使特别走到前面感谢和问候了史丹泽、廖天琪、廖亦武,他还表示:支持和呼吁中国人权改善,不仅是中国人的事,也是台湾人应该关注的,更是全球民主国家应该共同来关注的。

来源:法广

阅读次数:3,79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