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e5%b9%b4%e8%af%ba%e8%b4%9d%e5%b0%94%e5%a5%96%e9%a2%81%e5%a5%96%e4%bb%aa%e5%bc%8f
2015年诺贝尔奖颁奖仪式(图源:新华社)

近日,三家博彩公司Ladbrokes、Unibet和Paf都公布了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在这三家的赔率单中,正如多年前一样,中国读者最熟悉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以最低赔率占据榜首,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作家阎连科和北岛也入围了Ladbrokes榜单,分列第39和40位。

因押中中国作家莫言而名声大震的著名博彩公司Ladbrokes和unibet,近日开始公布2016诺贝尔文学奖赔率。阎连科在去年首次进入该榜,今年排位迅速上升,这可能和近些年他的作品在海外的翻译和获奖有关。他的《四书》、《炸裂志》、《受活》等作品近些年在西方翻译出版广受好评,不仅获得卡夫卡文学奖,还入围了今年的布克国际奖。

在诺贝尔奖的5项大奖中,由于文学奖不像物理学奖、化学奖那样具有明确评判标准,因此每年都是悬念最大、预测最难的奖项。瑞典学院还设立了“提名保密50年”规则(不准外泄提名人的姓名及资料),这更增加了文学奖预测的刺激性。因此,在诺贝尔各个奖项中,进入博彩业的,通常只有文学奖。(转者注:此说有误。和平奖也早就进入了博彩业。)

2013年Chris Wright在《波士顿环球报》一篇名为《谁能赢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文章中指出的,Ladbrokes负责诺奖赔率编制的员工所做的工作,并不是读书、分析作者或是揣摩评委的心思,而是将行业评价、作家国籍、历来获奖者的信息等进行综合评估,所以,他们并不揣度评委意图,而是自行创造出了一个分析框架,以预测哪些人有可能得奖。

很多专家都对博彩公司的赔率表准确度不屑一顾,但是2012年,莫言首次进入赔率榜就摘得诺奖,让不少人大跌眼镜。去年的诺奖得主白俄罗斯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 Alexandrovna Alexievich),在过去几年也一直是竞猜的大热门。诺奖得主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Tomas Gösta Tranströmer)和门罗(Alice Munro),也皆曾在开奖前以高赔率上榜。

博彩公司开出赔率后,参与者可以通过购买彩票影响赔率变化,直到开奖。在开奖前夕,榜单常常发生一些戏剧性的变化,比如去年的诺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就在最后时刻超过了村上春树,位居榜首。

重点在于,当博彩公司通过如上分析,建立起这份赔率表之后,人们的赌注就会源源流入——通过几万英镑“群众智慧”,作家的赔率会随着金钱的走向或升或降。“押注就是供需关系,”Ladbrokes发言人Alex Donohue这样说。

然而事实更为复杂,直到颁奖前一天,赔率依然会浮动变化,到最后一刻,可能真的显露出什么。比如,2013年临近公布时,爱丽丝·门罗突然变成了Ladbrokes第二受欢迎的作家,赔率为1/4,仅次于村上春树,然后她得奖了。2014年,诺奖得主莫迪亚诺(Patrick Modiano)一开始的赔率是1/100,在公布之前几日,突然跃升至1/10。2015年,在诺奖公布前夕,阿列克谢耶维奇也是以1/3的赔率占据第一。这或许暗示着,如果完全不从文学角度分析得奖可能,那么,关注赔率表的“动态变化”也许比迷信“某某某长期领跑”更靠谱。

来源:多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