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丰帝前年为了提拔‘之江’派黄兴国上位进政治局,特意搬走了压在黄头上的大石头——政治局委员孙春兰,以便黄能作出一点成绩,好好表现一下,给习挣点面子。说实话,黄倒是很卖力地紧跟习近平,象亡命之徒一样,不顾后果不留退路地做习的倒行逆施的打手。

黄在年初首先高喊出‘拥护习核心’的口号,以迫使政治局委员和封疆大吏们表忠。习将许多大案要案分配到天津侦办和审判,黄就使尽各种‘阴招坏招’,迫害党内异己和维权律师,给习分忧解难。但是,黄错估计了形势,以为庆丰帝的权力已经大到可以‘一手遮天’,可以成为他‘家族集团式极度腐败’的保护伞。在去年天津812大爆炸后,黄兴国曾表示要引咎辞职,受到习的挽留。习的心意可能是想要黄‘心黑手辣’地以反腐的名义,迅速替习打残清洗其在天津的一些小老虎政敌,以威慑大老虎如2张李rh俞zs等。但是由于黄与这些大小老虎们的利益纠结在一切,无法切割,把柄在人家手里,所以迟迟下不了手,反被老虎们反手联合扳倒。习不仅救不了黄,现在还在媒体上宣称黄是老虎们的同伙心腹。而且黄还是反人类文明的人权罪犯。因此,搞‘一仆二主’的黄兴国,最终于9月10日晚被庆丰帝的中纪委关进监狱,是‘恶有恶报’,并非习的什么德政。

黄兴国被抓后,庆丰帝于9月13日晚提拔李鸿忠为天津市委书记,这是否因为李鸿忠比黄兴国好呢?非也。黄兴国有‘天津大爆炸’案,李鸿忠有‘东方之星’大案。更恶劣的是,‘东方之星’翻船将442人倒扣溺死在长江中,船长大付等弃船而逃,不仅没有被判重罪,李鸿忠反而大大地奖励了‘救灾有功’(其实除了打捞尸体,有什么‘救灾’)的130多人,硬是将一件‘大坏事丶大人祸灾乱’办成了‘大喜事’,真是‘黑心烂肝’,人神共愤。李鸿忠原来是红色太子党李铁映的秘书,后来升官一路得到江派的提拔,是江姘头黄丽满的亲信,传曾被中纪委约谈过,是一个典型的‘有奶便是娘’毛左政治投机分子。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时,晋升政治局常委似乎指日可待,于是李鸿忠也在湖北掀起唱红热,希望能傍上薄熙来。习上台后,李也是象亡命之徒一样,作秀跟风“习核心”,表态效忠习,很卖力地紧跟习近平,与黄兴国同样在年初首先高喊‘拥护习核心’。中共多次召开群众路线会议,习近平发表关於群众路线的讲话。李鸿忠紧跟习政策,模仿习,下基层慰问时和村民一起煮水饺丶吃萝卜皮,并在火车站人群中挤火车,偶遇记者;还仿效习几次带领湖北省高官去河南兰考县学习焦裕禄的‘先进事迹’,生怕习不知道。

可见,黄兴国与李鸿忠是一个吊样,都象亡命之徒一样,很卖力地紧跟习近平。如果硬要有所区别的话,黄是亡命地贪,李是亡命地政治投机,搞极左。因此,在政治上,李鸿忠比黄兴国更坏丶更恶丶对人民危害更大,即更反人民。

那么,为什么庆丰帝宁要‘鸿忠’,不要‘兴国’呢?他心想:「如要在20大续任称帝,就必须在1年后的19大政治局组成多数效忠自己的人马班底。」但是由于庆丰帝既是武大郎开店,又爱狂妄的毛左知青红卫兵和溜须拍马的无耻小人。所以,但凡有势力有能力的高官,辈分高的红二代如刘源陈元等,或者都不愿意与他为伍,或者被他排斥。所以习只能用他的旧属下和旧相识,如浙江帮福建帮陕西帮和‘之江新军’等,但是他们大多数人的能力资力都不够政治局委员的资格,围在习身旁的都是‘不学无术’‘嘴尖皮厚腹中空’的知青红卫兵投机分子,只能充当打手。习在党政经高层实际上是一个‘孤家寡人’,没有一个‘满腹经纶丶治国贤才’作为政治盟友。现在有一个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既然对习屡表‘鸿忠’,今日提拔他为天津书记,招降纳叛后,明年他进政治局至少能成为习自己的马仔,也可像傅政华一样,废物利用一番。至于黄兴国,他的利益已与天津老虎纠缠在一起,对自己的‘效忠’就只能是‘假心假意’,要他何用?况且,锦衣卫王指挥使已经秘查暗访了好几天,坐实了黄兴国的罪责,他的意思就是表明要查办,朕何必犯众怒,就只能‘顺水推舟’让老王查办黄吧。

庆丰帝再进一步想:「‘黄兴国’这名字听起来很不是味,刺耳,如果把他提拔到政治局,也可能很不吉利,有一个‘你克强’在身边,这几年就把我庆丰帝克的‘神情恍惚’‘心虚气短’,什么‘行左手礼’丶‘通商宽衣’丶 “中国人均收入接近8千万美元”等, 搞得朕‘尽出洋相,丢人现眼’。如果再进来一个什么‘黄兴国’, 他作为党的二品大员,走到哪里都是‘黄兴国’,让人烦不烦?他有什么资格‘兴国’?只有朕才能‘兴国’,八月初在夜幕掩盖下,是朕下令推倒了大连最具象征性的丶暴露了薄熙来“不臣之心”的丶某中心广场上矗立的高大的华表,一举灭掉了北京之外的“王气”,他‘黄兴国’怎能呆在身边遮掩消解朕的“王气”?他黄兴国还可能把朕‘保党丶兴国丶称帝’的美梦给搅‘黄’了,‘如果党垮了,政绩还有何意义’。如果万一‘兴国’了,人们也许会说是托‘黄兴国’吉言,而不是英明伟大的习‘兴国’。如果19大有他们2个克星在我身边,我将被他们压死克死定了。回想2014年‘除夕’,宫中某大师从袁世凯下令禁说“元宵”,悟到‘除夕’对新皇犯忌,奏请朕下一道命令,除夕不放假,让全国人们只能老老实实辛辛苦苦地干活,没有时间想‘除夕除习’。朕准奏,下令全国‘除夕’不列入假期,于是避忌为吉丶平安无事直到现在了。相反,如果‘李鸿忠’在19大进入政治局,可能对朕带来好运,‘李鸿忠’就是‘你们都对朕鸿忠’吗!‘鸿忠’不就是对朕‘红忠’丶‘洪忠’‘宏忠’吗?真是吉言。希望永远托丽媛长期虔诚地信佛之福,使少信佛的朕,心想‘皇帝梦’之事早日成功。」

但是佛说:‘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善恶总有报,迟早终会来。’望信佛的彭皇后帮助今上谨记无误。

习近平嘛,据说学问很大,那就是大师?(二十几字怪码)丶温家宝,个人操守并不孬,可惜大是大非问题上,今天来看还是糊涂得很,轻点说,脱不了报领袖知遇之恩的愚忠观念。重点说,骨子里想做补天英雄,架不住权力的诱惑。结果是有意无意之中,替一个严重不合时宜的制度为虎作伥。假如很多人改行不合作原则,也许国家是另一番模样。《曾国藩》这书我看了两遍,我就想这个问题。假如曾丶左丶胡丶李不与朝庭合作,特别平息太平军后另树一帜,中国会怎么样呢?有人说,那样的话情况会更糟,原来我也是这么看,现在来看,未必。如今,希望只能看下一代了。

来源:北京之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