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喜欢读书的人,都会有自己的阅读习惯吧。尤其是在什么样的时间中和情境下,比较喜欢看什么样的书,也大多有自己的特殊偏好。当然,不同的阅读者一定会有不同的阅读习惯,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如果大家都能分享一下自己的阅读习惯,应当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比如对于有些人来说,临睡前焚香沐浴,放一点隐隐约约的轻音乐,翻看几页狄更斯的《远大前程》或者《红楼梦》,算是人生一种享受。不过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办法如此文青,因为我通常都是耗到睡意来袭才会上床,上床以後头挨到枕头就进入梦乡,别说文艺小说,就是《盗墓笔记》也不可能看得下去啊。当然,我也是会看小说的,只是最近几年看得比较少了。难得有兴致看看小说,最佳选择就是在台风天(一般性的刮风下雨也可以啦),窗外风疾雨急,室内灯光昏暗,心情随着小说中的情节起起伏伏,感觉看起来才能沉浸在别人的生命中(好吧这样听起来也够假掰的,可是没有办法我真的就是喜欢这样的天气下看小说)。

要说到那些林林总总的杂志期刊,从《新新闻》到《壹周刊》,从《商业周刊》到《联合文学》,说起来真的很对不起各位编辑大德们,我几乎都是堆积在洗手间里,选择身体新陈代谢的时候阅读(其实很多人也跟我一样有这种怪癖吧)。我想原因大概是,杂志是由一篇一篇的文章组成的,零碎性很高,比较适合上厕所的时候看,因为后者在生活中所占的时间,也具备零碎性的特点。两者正好相互配合,相得益彰。

接下来要说的,就是最令人头疼的一个种类的书,比如哲学的,理论性强的,需要集中精力阅读的一些书。什么时候看这样的书比较好呢?我想很多人也跟我一样,比较喜欢在旅途中看吧。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通勤时间更能集中精力看一些晦涩的书的了。这个道理也很简单,在交通工具上,反正你也做不了别的事情,正好可以专注在书的内容上(这个道理也适用於监狱)。而旅行,在我看来,则是最好的阅读时间。我们当然不可能为了阅读去旅行,但是旅行这件事,本身就是放松身心,离开俗事,而阅读也是一种放松。在旅行中,除了很多时间在交通工具上,你在名胜古迹间忙碌了一天,晚上通常也没有精力再四处乱窜了,而旅馆房间除了电视,也没有什么别的可以打发时间;你要是再到了法国、义大利这样根本听不懂电视上在说什么的国家,回到旅馆,大概除了睡觉,就只有看书了。那些平时在熟悉的环境中看不下去的书,因此比较容易在这样的旅行中,终于能一页页翻开来。如果说,在生活中,旅行就是一种休息的话,那么在旅行中,阅读也是一种休息。

对我来说,还有一些特别的时候,可以做一些特别的阅读。例如,别人的脸书,我大多都是在等车时,排队时,等红灯时(有的路口的红灯,时间真的超长的),或者确实百无聊赖的时候,去浏览的。更碎片化的阅读,当然要在更碎片化的时间中进行。再例如,一些与工作有关的,不得不去看的书,我可能更愿意到图书馆去读,一来是需要正襟危坐,让我用坐姿提醒自己必须认真;二来大概也是群聚效应吧,你看到别人都在看书,心里多少也有一种鞭策(当然,要是有很多人其实是趴在书桌上睡觉那就有点不妙了)。

总之,什么时候看什么书,真的会在我们的生活中,不经意间,成为一种习惯。·

来源:自由电子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