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民运如何再出发

Share on Google+

在六四20周年纪念活动告一段落之后,我们应该思考的是:民运如何再出发?

2009-07-01

阿姆斯特朗与同伴

阿姆斯特朗与同伴。(法新社)

这当然不是什么新问题。其实,早在六四后第二年,我在《八九民运反思》一文里就提出了这个问题。当时我就注意到,由于八九民运遭到血腥镇压而失败,很多人失去了对非暴力抗争的信心。而在热兵器时代,对平民大众而言,暴力革命又缺少可操作性。于是,大多数人在无比愤怒之余,就会转入沮丧,转入消沉,从而放弃抗争。这样一来,那少数继续坚持抗争的人就陷入孤军作战的境地,无法形成强大的力量;而那个人心丧尽的政权也就可以继续赖在台上混下去了。这就是所谓“杀20万人换20年稳定”的逻辑。

正是出于这种担忧,我提出反思八九民运,从正面总结经验教训。很多人说,八九民运的意义在于使人民认识到共产党的专制本性。这种说法很不准确。八九民运的真正意义在于:学生们和市民们通过自己英勇而成功的实践,使得人民认识到那个本性专制的共产党完全可能在人民的压力下退让、妥协以至改变,它使得人民克服了对专制政权的恐惧心理,建立起对自身力量的宝贵信心。诚然,八九民运后来遭到惨重的失败,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八九民运的失败绝非必然,六四的发生绝非必然,它也是我们自己的策略失误所致,而这些失误决不是不可能纠正的。我们必须重建非暴力抗争的信心。

20年过去了。回顾过去,我认为我当初提出的上述主张还是正确的。在今天,我们仍然需要致力于重建非暴力抗争的信心。在过去这20年间,一小批勇敢的民运人士前赴后继,奋斗不止,可歌可泣;但遗憾的是,大规模的、有千千万万民众参与的民主运动却始终没有出现。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广大民众还没有恢复对非暴力抗争的信心。

在这次纪念六四20周年的活动中,我发现,很多民运朋友在他们的文章或讲话中,仍然在重复过去的错误观点。他们说,民运遭到中共镇压是不可避免的,那是中共的本质所决定的,无论我们民运的策略激进或温和,到头来都免不了被镇压的结果。试问,如果民众接受了这种观点,他们怎么还会来参加民运呢?毕竟,在任何民族中,那种具有献身精神,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人总是很少的,大多数人都祇有在对胜利怀有希望的前提下才会投身运动。有些民运朋友也承认,假如在八九期间,民运方面能见好就收,结果将大不相同;但是他们又坚称,群众性的街头运动根本做不到自我控制。试问,如果民运这辆车祇有油门而没有刹车,那还有多少人肯坐上来呢?不错,六四屠杀让广大民众丢掉了对中共的幻想。但是我们必须明白,所谓丢掉幻想,就是不相信中共可以在没有外界压力的情况下自动地放弃专制实行民主;然而与此同时,我们又必须相信,中共决不是铁板一块,祇要我们形成强大的压力,中共内部必然会发生分化;民间的民主力量和党内的民主力量完全可以结合起来,共同向党内的专制力量施加压力,从而取得重大突破。

我愿意反复强调的是,民运必须要能吸引广大民众的参与才能取得胜利,而要让广大民众参与,那就必须依靠正确的原则和策略,把参与的风险降低到一般人都可以承受的程度,并且让他们怀抱希望,相信我们可以取得胜利。这是民运再出发的基础和前提。

文章来源:RFA

阅读次数:2,2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