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右派押房出巨著,无销路即将化纸浆

Share on Google+

2016-09-29 亚明 亚明书房

编者按:昨天,红颜密友发来一篇长文。她说,身患癌症晚期的老右派殷叔平老人,自费出版了一部长篇小说,因宣传不到位,导致销路不畅,花费12万元印成的作品即将化为纸浆,叫我想办法帮帮老人。老人爱书成痴,对老人最好的帮助就是购买并阅读他的书,希望爱书的同道,都来购买老人的书,帮助老人走出困境。以下文章来自新浪,谢谢原文作者。

殷叔平老人近照

殷叔平老人近照

2010年10月,1936年出生于成都、1957年被打为“右派”、现为孤寡老人的殷叔平老人,以自己居住的房子向银行抵押贷款十万,加上手头二万,共计十二万元,在香港自费出版近170万字的长篇小说《秋望》(三部曲)。

小说以四川省成都市和陕西省马栏劳改农场为舞台,全面展现1957年反右派运动前后苦难中国之场景。四川、陕西那些曾经被强制思想改造、肉体遭受惩罚、人格与尊严遭受凌辱的人们,还有当年那些受蒙骗而积极参与此政治运动的人们,及其后人也许从中能看到自己或前人的影子。

这部小说是带血的呐喊;是无助的呻吟。它倾注了作者一生心血,文中所用全是真名真姓,真实的机关、单位、地点。不仅具有史料价值,更具有思想与艺术的震憾力。全篇通读完毕,不由拍案愤然而起,怀疑这不是在社会主义共和国大地上发生的令人发指的事。

由于《秋望》(三部曲)被有识人士视为中国的《古拉格群岛》。故而,这本《秋望》只能拿到香港去出版。

然而,因香港那边出版社宣传不得力,此书竟然不为圈内读书人及舆论媒体所知。香港历年数次书展,场面可谓是轰轰烈烈,但未见其书在书架上与读者见面。虽然它曾被联合国图书馆中文部和海外多家大学图书馆所收藏,但香港图书市场和香港读者注重图书的通俗性、实用性,少历史性、瞻望性;加上香港出版的书大陆不能销售,大陆读者去香港逛书店,也未必一定跑到此指定销售的书店;又加上这是一本关于反右题材的长篇纪实小说,于是,销路严重成问题。没销路就收不回成本。收不回成本就无法还银行贷款。这对殷叔平老人来说,是一件未曾料到的事。

雪上加霜的是:香港书店一般经营地方都不大,库存地方更是有限。当初出书合约为三年。如今三年时间已到,这些当初带着出书者浓浓厚望的书现在面临二种选择:一是由作者本人自行带回大陆;二是在香港就地送垃圾回收站处理。由于大陆海关对来自香港的印刷品控制极严,具有政治和历史背景的《秋望》长篇小说根本别想进关(十本二十本可能,上百本别想。快递可以,但快递数量有限,而且快递一套书成本比较高)。

《秋望》是作者一生心血浓缩的写真,也是作者苦心生养的孩子。送垃圾回收站无疑就是将自己的孩子扼杀在摇篮里;更是无疑将可怜的钱扔进香港维多利亚港河。这种打击太残忍了。殷叔平欲意亲自去香港,将这些书运到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广场,然后叫来当地媒体记者,陈述事情原委,最后再点上一把火。这是悲怆的就地销毁决定。但是,香港是个讲法和讲秩序的地方,任何公民都不允许在公共场合随便放火。随便放火要面临巨额罚款,若后果严重还要坐牢。

对此,殷叔平已不考虑这些后果。问题是,他现已年近八十岁,也许已无年青时的充沛体力。大老远地从成都跑到香港,难度一定不小。即便去了香港,一个人也搬不动那些书。若叫人将书从仓库送到公园广场,需要支付不小的运输费。对于现在已是身无分文的殷叔平老人来说,这是不现实的事。他想为自己的梦在香港殉身坐牢都难。

%e6%ae%b7%e5%8f%94%e5%b9%b3%e8%80%81%e4%ba%ba%e7%94%a8%e5%bf%83%e8%a1%80%e5%86%99%e6%88%90%e7%9a%84%e4%b8%89%e9%83%a8%e6%9b%b2%ef%bc%8c%e5%8d%b3%e5%b0%86%e5%8c%96%e4%b8%ba%e7%ba%b8%e6%b5%861

%e6%ae%b7%e5%8f%94%e5%b9%b3%e8%80%81%e4%ba%ba%e7%94%a8%e5%bf%83%e8%a1%80%e5%86%99%e6%88%90%e7%9a%84%e4%b8%89%e9%83%a8%e6%9b%b2%ef%bc%8c%e5%8d%b3%e5%b0%86%e5%8c%96%e4%b8%ba%e7%ba%b8%e6%b5%862

%e6%ae%b7%e5%8f%94%e5%b9%b3%e8%80%81%e4%ba%ba%e7%94%a8%e5%bf%83%e8%a1%80%e5%86%99%e6%88%90%e7%9a%84%e4%b8%89%e9%83%a8%e6%9b%b2%ef%bc%8c%e5%8d%b3%e5%b0%86%e5%8c%96%e4%b8%ba%e7%ba%b8%e6%b5%863

殷叔平老人用心血写成的三部曲,即将化为纸浆。

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说:“每个英雄的背后都隐藏着一段悲剧。”全国有55万个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每个右派的背后都隐藏着一段悲剧。殷叔平写书、出书,不全为自己,他想以自己亲身苦难经历,告诉世人、告诉后代、告诉那些怀抱主义的人,沦为“右派”之人生活是多少艰辛、精神是多少的绝望。殷叔平是幸运的,因为他能活着下来,很多被打成“右派”的人因想不通或无法忍受人间折磨而自杀;更多的无名者在劳改中抱病死去,没能等到平白昭雪的那一天。法国作家雨果说:“灾难是傲骨的奶娘,祸患是豪杰的好乳汁。”那是假的;是不折不扣的蒙汉药。你试试亲近这“奶娘”;尝尝这“好乳汁”,叫你这辈子生不如死、全家背上十字架受难的滋味。

弄脏自己窝巢的决非好鸟;将自己国家的知识分子作为阶级斗争对象决非是一个好政府;仅仅在党史中说一声“反右扩大化了”(新编党史对“反右”那段历史解释并定义为“扩大化了”)决非能轻巧地抹去和淡化那段血色历史。诚如李大钊说得好:“罪恶是秘密的内容,秘密是罪恶的渊薮。”

殷叔平孤独凄惨的人生,其实是中国知识分子苦难一身的一个缩影。他们的晚年,依然无法摆脱经济的困顿;他们虽然生活在无望与绝望交绊之中;但还是执著地、一如既往奉献着他们从前对同胞、对故乡、对祖国那份最崇高的厚爱。诚如作者在《秋望》扉页上所说:“人类金秋的希望在中国破灭之后,这部书是我在生命的暮秋里对中国百年苦难的回望、陈述和思考;并以此书,留给我的同胞、我的故乡和祖国!”

“西湖一勺水,阅尽古来人。”喜欢读书藏书的同仁,伸出你们兄弟般友好之手,助殷叔平老人一把,让他早日从无边苦海中走出来。78岁的他,有生之年毕竟不多了。他的梦就是我们的梦;也是全体写作者的梦;他的苦难就是我们的苦难;也是全体知识分子的共同苦难。我们可以无视一个人的苦难存在,但不可以淡却我们几近沉默的良心。我们是读书人,当走上读书之路那一刻起,我们的爱与憎、我们人生中所有扬起的悲与欢,都已交给脚下这片土地。殷叔平是个逐梦的殉道人,我们又何尝不是一个逐梦的martyr呢?

殷叔平老人患有直肠癌

殷叔平老人患有直肠癌,目前已经扩散到肺部。老人已经看淡生死,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那套用心血写成的三部曲,他希望更多的人能读到这部书。

殷叔平老人的书现存在以下地址:

香港1908书社,地址:香港九龙北京道69号寰球商业大厦202室(近弥敦道)
电话:00852-23117188.

若有网友去香港,可向老人发邮件索要书籍,老人回复之后,打印邮件内容,然后凭此打印条,去上述地址可免费索要五套以下(这个数量进大陆海关没问题)。回到内地后,千万别忘了给殷叔平老人汇书款。

本套书一共4本,4册合计定价:320元港币,折人民币260元。书的成本价在130元以上,拿到书的网友,看着办吧!老人没有赚钱意思,只想少亏损一点。

老人银行卡信息:中国建设银行成都市龙泉驿支行-殷仁-5522 453814741012.

目前老人正在想办法让这些具有珍贵史料的书运到大陆来,进了大陆,各位网友订书就方便邮购了。

衷心谢谢大家!转达老人的意思。

殷叔平家庭电话:028——84853645
殷叔平手机:13618003731
殷叔平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殷叔平老人和友人在一起

殷叔平老人和友人在一起,虽然在病中,但精神状态不错。

特别说明:如果有网友欲资助殷叔平老人或给老人汇购书款,请直接汇到老人的银行卡,切勿通过微信转款或打赏,所有微信转款将视为对我的打赏,休怪我没有说明哦!我也是一个体制外的写作者,若有网友打赏,感激不尽!

文章来源:微信

阅读次数:3,35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