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中国的希望在九O后

Share on Google+
%e5%a4%a7%e5%ad%a6%e7%94%9f

大陆学生在台参与活动。资料照片

从2009年开始,我先后在政治大学,成功大学,东吴大学,清华大学,中正大学任教。在7年执教鞭的生涯中,最令我感到意外的,和最让我有所获益的,是认识了不少来自中国大陆的九0后大学生。

台湾开放陆生来台以后,陆生人数逐年增加,遍布台湾各个公私立大学。为了能够直接接触到他们,了解中国年轻一代对中国的现实和未来的想法,从2010年开始,我先是在清大,後来逐渐扩展到台北和嘉义,现在每周在3个地方举办「中国沙龙」活动,由我本人主持,讨论今天中国的时局,也推荐学生阅读关於中国的着作和文章,然後在沙龙中进行讨论。与此同时,我每个学期,还都会带领「中国沙龙」的同学进行田野调查,到绿岛,宜兰,花莲,澎湖,金门等地实际了解和深层认识台湾,尤其是台湾公民社会的发展和民主运动的历程。

不难想像的是,我的「中国沙龙」的参加者中,以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居多。原因很简单:他们很多人是抱着对我这个当年被公安部全国通缉的「首犯」本人的好奇,以及对我作为一个我笑称是「兵马俑」所代表的学生运动,持不同政见者运动和八十年代大学生群体的好奇而来的。这是我的「中国沙龙」能够吸引到一些陆生的有利条件。「中国沙龙」每个学期进行,到现在大大小小也进行了12个学期,我因此而或深或浅地结识的中国九0后一代人,不完全统计,已经超过500人。对於九0后这个群体来说,也算是具备了一定的代表性。而正是这样的接触,让我得出了本文标题所得到的结论:中国的希望在九0后这一代人身上。

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如果你真的跟这一代年轻人打成一片,跟他们在田野山间纵览河山,饮酒嬉笑,如此这般一个学期下来,你就会有机会看到他们真实的一面。然后後,你就会惊讶地发现:的确,这一代人中,确实有不少人只关心自己的个人利益,对金钱的热情远远超过人性,他们没有理想,对社会漠不关心;甚至也有少数人在长期的大陆教育下,坚决拥护共产党,心中有种种的错误的价值观,甚至成为「自干五」(不领钱,出于自愿地在网路上为中共辩护);但是,重点在于但是,这批人中,也确实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他们对於中国的未来是关心的,他们在国内的时候曾经积极参与社会公共事务,他们知道要区分「党」和「国家」,他们拥护民主宪政制度,对於中国的改变充满期待;他们中甚至有少数人,思想更进一步,已经到了放下对于专政的恐惧,勇於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的地步。

我仅举一个例子就可以证明:在我每学期主办的各场「中国沙龙」中,都会有一堂课叫做「统独大辩论」。我的用意很简单,就是鼓励两岸的青年学生能够针对这个敏感的政治问题,面对面地进行沟通;即使谁也无法说服对方,至少也要相互了解。这堂课因此吸引了很多同学参加,还曾经被台湾的导演拍到纪录片中。

下面我要说的,几乎很少人会相信,但是我作为主持人,用人格担保它是真的,那就是:每次「统独大辩论」,都会有几个陆生公开地表达自己支持台湾人民通过公投方式决定自己命运的立场,也有不止一个来自中国的同学,甚至明确表示「我支持台湾独立」。他们当然知道,这样的表态在中国是会被当作「汉奸」攻击的,他们也当然知道,在座的,说不定会有职业学生,会去打小报告,他们回到大陆以後可能会「被喝茶」,因为我在每一个学期的第一堂课上都提醒过他们。他们知道这样说危险,但是他们还是说了。还有什麽,比年轻人的勇气更能改变世界的呢?
我不是要在这里评肯定或者否定他们的统独立场,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言论自由,我借这个例子只是要告诉大家:中国的九0後并不像外界以为的那样,都是被中共洗脑长大的一代,都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这一代人年轻人中,我亲身感受到,很多人其实是有独立思考的,是支持普世价值的,是反对专制威权体制的。他们在网路的世界中长大,他们内心中其实对很多事情的真相是知道的,他们对於外面的世界了解越多,越希望自己的国家也能更加文明,更加民主。这样的一代人,当然是中国的希望所在。

也许有人会说:你是不是太乐观了?如果这一代人真的这么有希望,为什么中国并没有走上民主自由之路?这是好问题,不过因为篇幅所限,就让我留到下一篇再跟大家分享我的心得吧。

来源:RFA

阅读次数:77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