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公民档案》系列之十一:周寒寒

Share on Google+

%e5%91%a8%e5%af%92%e5%af%92第一次见到周寒寒时,她还不是我的同事。那时,我还在下边的操作岗位倒班,一心只想往周寒寒所在岗位调。因为这个岗位不仅不用倒班,还可以学一门技术。可是,在工厂,技术岗位相对来说比较吃香,没有关系的人很难跳进去。我之所以没事上那里转悠,就是想跟领导套近乎、拉关系。这样,一来二去,很快便与整个岗位的人混熟了。起初,这里面是没有周寒寒的,周寒寒还在学校读书,后来,等到我跟领导的关系拉得差不多了,同意我调过来的时候,周寒寒才出现。周寒寒背景之深由此可见一斑。尽管如此,我一点儿都不气愤,在中国,谁有关系,谁就可以在各方面一路顺风,如果连这一点都想不通,那你就只能去跳楼。

周寒寒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瘦。瘦到什么地步?这么说吧,如果把钟小芳同志一分为二,仍然比周寒寒重三个百分点。这个结论可没有胡扯,是我的师傅张查理用计算机周密计算过的,具有绝对的权威性。当然,后来周寒寒怀了孩子,体重有所增加,那就另当别论了。

周寒寒从学校分配来不久,我也终于如愿以尝地调了过来,并与她坐在了同一个办公室。周寒寒除了瘦,其他方面倒也没多大问题,虽说不上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但用貌美如花四个字来形容也不算太过分。于是,某些心怀鬼胎的小青年便隔三岔五地过来找我扯淡。当然,找我扯淡是假,打听周寒寒一举一动才是真。譬如周寒寒今天吃了早餐没?一般吃什么样的早餐?我如果回答是烙饼,保证第二天早上周寒寒的办公桌上会放着一张油光发亮的烙饼。我如果回答是烧卖,第二天,烧卖便会奇迹般地出现。除此以外,还有问周寒寒用什么样的化妆品,穿什么牌子衣服的同志,对于问此类问题的同志,我只能表示爱莫能助,因为对那些女人用品,我相当麻木与隔膜。也有某些同志不放心,小心翼翼地问我,哥们,这么美的一朵鲜花摆在面前,你不眼馋?我说,当然眼馋了,但……兔子不吃窝边草嘛。

事实上,周寒寒是有男朋友的。这一点,钟小芳似乎早就知道了。一次,钟小芳趁周寒寒外出办事,将我拉到隐蔽处说,难道你没发觉,每到星期五,周寒寒的打扮就格外的艳丽?我仔细一回忆,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寒寒跟办公室所有同志都熟了,也就不再隐瞒自己的感情经历,很大方地告诉大家,男朋友是她中专时候同学介绍的,很帅的一个小伙子,在市里某机械厂做业务员。她每个星期五之所以要打扮一下,就是去男朋友家吃饭。他们早就互相见过家长了。周寒寒的感情经历公开后,办公室外来闲杂人员一下子就不见了,我也变得清闲起来。于是我对周寒寒开玩笑说,你干吗要公开呀?那些烙饼、烧卖、米粉、面包现在我想吃都吃不到啦。

然而,等到周寒寒将她的男朋友带给大伙“过目”完毕,几乎没有一个人不感觉到失望。原因很简单,这个所谓的机械厂业务员,抽烟的姿势、说话的语气、走路的派头、看人的表情,无一不像极香港电影《古惑仔》里的古惑仔。尤其让人惊骇的是,他还是一个地道的赌徒,与大伙聊天,开口闭口便是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地赢了某人好几万块钱。俗话说,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出于对周寒寒的关心与爱护,大家都以不同方式劝说她离开她的男朋友。周寒寒每次都只是摇头,说,你们怎么跟我爸妈一样古板呀?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只要阿锋对我好就行,难道你们平常不打麻将,不赌博吗?有句名言说得好,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显然,周寒寒已经鬼迷心窍了。在众人的一致反对,父母的苦苦哀求声中,周寒寒到底还是结婚了。然而,她心爱的阿锋居然连起码的结婚钱都没有准备,房子、家具、家用电器、手机、电脑无一不是周寒寒一个人购置。阿锋同志仅仅送给她一枚小得不能再小了的戒指。然而,即便如此,周寒寒仍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因为阿锋除了没钱,除了外表有点古惑仔,对她实在是太好了。好到什么地步呢?按照周寒寒的说法,就好象郭靖对黄蓉那样百依百顺。

婚后没多久,周寒寒的肚子便如吹气球一般大了起来。显然,周寒寒亦属于奉子成婚一类。原本以为结了婚,有了孩子,我们的阿锋同志会戒赌,会想办法赚更多钱补贴家用。不想,他变本加厉,赌得比婚前更狠了。除此以外,他那好色的尾巴也露了出来,经常上网勾搭一些不三不四的女网友,然后在外边宾馆开房鬼混。周寒寒这才幡然醒悟,原来自己竟然嫁给了这么一个伪君子、无耻的禽兽。周寒寒一度想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但她始终没有下得了手。她说,无论怎样,孩子是无辜的,我怎么都要把他生出来。她说这句话时,神色大义凛然,颇有一种做母亲的神圣感。尤其让人心寒的是,周寒寒生产那天,阿锋仍然坐在麻将桌上,接到医院的电话,只是“哦”了一声,便继续投入到战斗当中去了。

就这样,周寒寒的婚姻仅仅维持了半年。说到离婚,也颇费了一番周折的。阿锋说离婚可以,但要青春损失费4万块,否则就跟周寒寒耗一辈子。此时的周寒寒哪里还有这么多钱呢?就算有钱,也不可能给这种无赖。于是,一纸诉状递到了法院。法官听完阿锋的要求,也觉得太过于滑稽,不但迅速下达了离婚判决书,同时还要求阿锋每年必须付给周寒寒儿子的抚养费200元。阿锋投鸡不成反噬了一把米,周寒寒也终于摆脱了这一噩梦。

事后回过头来反思这段婚姻,周寒寒仍心有余悸,她说,以后再也不能相信男人了,男人真是太会演戏,幸好能及时抽身,否则以后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噩梦。然而,我却觉得周寒寒未来的人生道路不一定就此变得平坦。虽然她很年轻,但却有一个孩子,试想,现在有几个男人愿意接受带孩子的女人呢?现在,周寒寒的孩子快上小学了,她依旧孤单一人,我不知道她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阅读次数:1,94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