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行辕会议众说纷纭,出兵朝鲜意见不合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出兵朝鲜,杜鲁门下令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此刻蒋总裁办公室电话铃声不绝於耳,晨曦微亮,蒋介石莅临阳明山总统官邸,迫不及待地召见了陈诚丶俞大维丶叶公超丶周至柔丶孙立人等人,研究出兵朝鲜的可行作战方案。会议上,军方多数人反对出兵,理由是台湾孤岛难援且立足未稳,但王世杰丶叶公超等外交家却提出相反观点,认为这是一次政治上千载难逢的机会,理应出兵。经过四个小时闭门会议,蒋总裁认为,出兵朝鲜参战可以借助美国的军事力量,由韩国辗转大陆,可学当年日本先取朝鲜再攻东北之先例,然後再在江浙沿海利用胡宗南的残部发起反攻,可在大陈岛一隅抢滩登陆。考虑再三,蒋总裁决定派遗其王牌部队第52军前往增援韩国,并於当晚分别致电杜鲁门和麦克阿瑟:同意派兵驰援韩战的建议。
未曾料想这份重要军事情报很快被谢国栋截获,自从北平解放以後,谢国栋内心却丝毫没有愉悦感,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花园洋房孤零零的过着单身生活何尝不是对生活的一种耗磨,这里曾经是中央银行北平分行行长方步亭的公馆,昔日的车水马龙景象早已一去不复返,繁华过往无限喧嚣的方家如今却落得个凄然然门可罗雀。
岁月已经把他耗磨成一位形影相吊的夕阳老人,他这半辈子都在为了追寻革命真理而不懈努力,为了真理他失去了至真至爱的亲人,每当他有闲暇功夫之际,就会不自觉的回忆起哪些足以能够让他痛不欲生的过往,谢穆澜的死无疑对他来说是晴天霹雳,以至於後来他患上了头风病,时常在梦魇中被痛醒,为了忘却痛苦的往事,他必须把自己逼成“工作狂人”整日不分昼夜的工作。他发现用工作时间占据生活空隙可以减轻回忆带给自己的痛苦,这种治疗效果胜过睡前吃两片安眠药的程度,唯有如此怪异举动,自己的精神世界才不至於被摧垮。
刘云:谢老,您整天没日没夜地工作身体会搞垮的,党的事业还需要你去发展,我决定给您放一个月假,让齐慕棠同志陪您去北戴河放松下,你看如何?
谢国栋笑了笑说:当年我在银行做襄理的时候和穆兰丶孟伟他们经常去北戴河,现在老了走不动了,就只有耳朵还好使,还能在这里听着电报机嘀嘀嘀传来的声音。
刘云:你这又何苦为难自己,听说银行的卫玉英女士一直在等你答复。
谢国栋:我已经拒绝了。
刘云:为何要拒绝对方,原因是什麽?
谢国栋:我一把老骨头,是我配不上她。
刘云:自从北平解放以後,许多军政干部都在谈对象,有的还把自己的原配妻子休了,巴不得找更年轻的,你到好,看都不看对方一眼。谢老我现在命令你,这礼拜天,你必须和卫女士见面,地点就在後海公园。
谢国栋:难道这也是上级的命令?
刘云:是的,这也是周副主席的命令,周副主席还让我给您捎句话,干部婚姻问题不再属於个人私事,是我党的一项崇高事业,谢老您就应允吧!
谢国栋:那好吧,周末我去会一会。
刘云:这就对了,看你有一阵子没有笑了,见到魏女士记得别太严肃,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多谈点浪漫的事情,女人喜欢听浪漫的话。
谢国栋一语不发,转身又继续投入他的工作,仔细分析刚从台湾方面截获来的电报。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